首页 > 资讯 > 《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豪宠影后 全文章节 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大结局

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

现代言情|范佳依,宁如杉|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75 人赞过 赞一下
主线角色叫范佳依,宁如杉的小说是《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它是作者魏白小棉袄新出的一本现代言情故事,小说剧情回顾:宁如杉淡笑地摇了摇头,“没事。”沈泽溪又对范佳依狠狠地说了句,“你啊,真是没脑子,今天不是小如杉拦着你,你就要和那柳若雨一起丢人了!”范佳依没有作声,也没有反驳,她确实也觉得自己有些没脑子,因为直到现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为作者魏白小棉袄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宁如杉淡笑地摇了摇头,“没事。”

沈泽溪又对范佳依狠狠地说了句,“你啊,真是没脑子,今天不是小如杉拦着你,你就要和那柳若雨一起丢人了!”

范佳依没有作声,也没有反驳,她确实也觉得自己有些没脑子,因为直到现在,她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若雨……她是怎么回事啊?”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吞吞吐吐地问出了这句话。

沈泽溪恨铁不成钢,“还没想通?”

范佳依有些可怜巴巴地道:“没有。”

强势的她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委实有些反差萌。

宁如杉本来恼她遇事不肯多想想,看到她愧疚又委屈的小表情,端不住了,轻轻叹了口气,说:“狗是隔壁片场的狗,不是流浪的野狗。这样的犬类,既然是要和演员配合,都会经过良好的训练。”

“而且你没发现吗?那皮皮虽然扑上来咬人,却只是撕扯衣服,不是凶相毕露地咬在肉上,说明它知道不能伤害人类,只不过要演出一种攻击的状态,可以说,狗也是演员,而且演技还不错。”

范佳依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所以那个皮皮是故意来撕柳若雨的衣服?”

沈泽溪道:“笨!柳若雨会让自己在所有人面前丢脸吗?控制这样的狗,无非两种方式:命令,和平常训练中养成的习惯。”

“它的主人还不至于失心疯了,下令让它跑到隔壁剧组咬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柳若雨身上带了什么刺激这只狗的东西,想害别人,结果害了自己。”

宁如杉淡淡地补了句,“她是在我身边‘突然’摔倒,想害谁一目了然。”

范佳依倒抽一口凉气,“如果你去扶她,岂不是……”

宁如杉沉重地点点头,“就是这样。”

范佳依感觉自己的三观渐渐地崩塌了,“这都什么人啊……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害你……”

宁如杉耸耸肩,“本来这世上,很多爱恨都是没有来由的。也许你只是接了部戏,拿了个代言,甚至什么也没做,只要让别人觉得挡了她的路,就罪无可恕。”

范佳依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才轻轻地说:“对不起,如杉。刚才你拉着我,我还以为……我说了那样的话,真是太特么过分了!我就是个二傻子,你别和我计较!”

宁如杉忍不住笑了声出来——她还真是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老娘急起来,连自己都骂!

不过笑归笑,宁如杉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佳依,也许是因为你对任何资源都抱着无所谓的状态,使你在这样的圈里还像一汪清泉,但遇到事还是要多想想。”

“我对你是有好意的,但如果次次都被误解,这样的好意带来的就只有心灰意冷,所以佳依,热心肠本是个好事,千万别因为判断失误变成坏事了。”

范佳依特别认真地点了点头,“今天这事儿,我做错了,你怎么说我,我都认,而且一定会记在心里……说到做到!”

书本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现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豪门盛宠:独爱影后小娇妻》,作者(魏白小棉袄)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
目录

作者相关

魏白小棉袄

作者:

魏白小棉袄

VIP精品试读

  • 《我有一枚圣文字》开局一把斩魄刀 科幻小说 我有一枚圣文字㚻

    我有一枚圣文字

    火爆新书《我有一枚圣文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刀兼,光环人物武越,言辞,是一本科幻类型的网络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永近上等,关于残忍杀害库克利亚第二层跟第三层所关押的囚犯一事,希望你能对此作出说明。”特等会议室里,和修吉时与七位特等搜查官俱都在座,唯一不是特等的武越坐在对面,接受众人的质询。此时,距离围剿青铜树

  • 《这年头做鬼有点难》这年头做鬼有点难百度云 Mary 这年头做鬼有点难Basher

    这年头做鬼有点难

    《这年头做鬼有点难》由网络作家不做腰穿所著,终于迎来了环环相扣的大结局,楚肖潇,姜小佛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新颖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楚肖潇猛然想起,忙对林城说道:“那张红纸呢?你记得后来谁拿了红纸?”“应该在姜小佛手里吧,我记得是她拿了,秦朗才会去抢的。”林城回忆道。楚肖潇没有接话,而是掏出手机给顾若无打电话,“那天那个红纸姜小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