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此间有妖气》此间有妖 灵异风格小说 此间有妖气小说在线试读

此间有妖气

灵异|花小烛,苏蕾|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9 人赞过 赞一下
《此间有妖气》是碎碎三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新书,主线新颖,文笔极佳,值得阅读。《此间有妖气》精彩内容 徐一千的童年,和他认识的其他所有人都不太一样。有句话叫“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所治愈,不幸的人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经历过异界三千年时光的他却明白另一个道理:有些伤痛,永远不会被时间磨平。父亲仍旧在用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此间有妖气》为作者碎碎三千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徐一千的童年,和他认识的其他所有人都不太一样。

有句话叫“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所治愈,不幸的人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经历过异界三千年时光的他却明白另一个道理:有些伤痛,永远不会被时间磨平。

父亲仍旧在用最恶毒的语言肆意的发泄着情绪,徐一千记忆里的父亲,笑过,却从没对自己笑过。当父亲和他面对面时,永远都处在莫名暴怒的状态里,仿佛面前不是将来要给他养老送终的亲生儿子,而是他的杀父仇人。

母亲又哭了,一边哭一边哀求父亲,让父亲冷静点。

一阵眩晕袭来,徐一千突然喊道:“没花钱!彩票是我和同学打赌赢的!奖品是六千六百块钱现金和二人豪华游轮一月游!没花钱!”

喊完,徐一千仿佛虚脱一般,全身颤抖,声嘶力竭,呼吸急促。

“你嚷什么嚷?!”父亲用力拍了一下餐桌,菜盆里的菜汤溅的到处都是,桌上,碗里,母亲衣服上,徐一千脸上。

父亲后仰靠向椅背,点着一根廉价香烟,抽了一口,冲着低头沉默的徐一千吐出一口呛人烟雾,鄙夷的说:“就知道嚷,跟条疯狗一样,真没花钱是吧?再说一遍,中的什么奖?”

徐一千调整呼吸,又重复了一遍“奖品”内容。

父亲不屑的说:“才六千六啊?这都有脸说?你看看人家,一中都是好几千万,你说养你有什么用?丢人现眼的废物!”

徐一千没接父亲的话,他自顾自道:“官方规定,一个月邮轮游要尽快起程,你们准备一下明天就动身吧,会有专车来接你们的。”

“老子怎么做还用你指挥?!”父亲总是能找到生气的理由,徐一千早就不得不习惯了,所以他也没反驳什么,站起身道:“我吃饱了,先去上学了。”

他刚转过身,父亲就在他身后道:“滚吧,看着你就碍眼,等等!钱呢?!奖金呢?!拿来!”

徐一千没回头,轻声说:“明天一早来人接你们时,会一起送来,我先走了。”

打开家门,徐一千快步下楼,走到马路上,又是一阵眩晕,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旋转。

他咬着牙低吼一声,像条父亲所说的“疯狗”一般,低头朝着漫无目的的方向猛跑而去。

“嗡…”的一声,公交站台广告框上的玻璃一阵颤动,几近崩碎。

徐一千奔跑带起的气流,有点强。

赶到卜一家时,徐一千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一进门他就听到厨房里“钉铃铛锒”的响声,走到厨房门口往里一看,原来是乐呵呵的夸父又开始忙活了。夸父这次做的不是肉夹馍,但具体是什么,徐一千暂时没看出来,夸父也不肯告诉他,只说让他安心等成品就好。

客厅里,精卫仍在津津有味地看着那个小鲜肉选秀节目,尽管这一期是她早就看过不止一遍的重播内容。

阳台上,卜一冲徐一千问道:“和二老说了?没什么问题吧?”

徐一千一耸肩无所谓的答道:“那能有什么问题?俩人高兴还来不及呢,乐的跟什么似的。哎,话说那船上真的很安全吗?”

卜一笑道:“当然啦,那艘船主要盈利项目可是赌场,为了防止万一有亡命徒去抢劫什么的,所有上船的人都会经过很严格的安检,连指甲刀都带不进去。而且那艘船无时无刻都是动态的,所处位置根本不固定,一般人想找都找不到。”

卜一答道:“嗯,赌场不是那艘船的唯一内容,人家还有舞厅泳池娱乐城什么的,整体配置不次于滨海城任何一家五星级酒店,你父母就是每天不重样的玩一个月都玩不全,当然,我说的这还是不包括赌场在内的项目。”

徐一千轻声道:“那就好啊,又让你破费了…”

卜一“切”了一声,没接话,徐一千转身看向窗外天空,也没再说话。

方舟号上,花小烛嘟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梆梆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花小烛气鼓鼓的说了声“进”,徐平川推开门走进来道:“小烛,你让我帮你…怎么了?卜一那小子临时变卦不来了?”

花小烛白了徐平川一眼,气鼓鼓的说:“就你厉害,什么都能被你猜到。”

徐平川哑然失笑的走到花小烛面前,坐到椅子上说:“不来好啊,他这个年纪正是拼搏的时候,本来也不应该把时间都浪费在这种事上。你看看咱们船上像他这个年纪就沉迷赌博的孩子,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嘛?”

花小烛道:“哎呀,我不是因为这个!您不知道,他不来就不来吧,他不来我可以去找他啊…不是,不是小舅您听我说,我的意思是…哎呀!他刚才跟我说,他临时有事过不来,但他还要请他哥们的父母来咱们船上玩儿,这还不算,他还给我转了一大笔钱,说是玩儿的费用,你说他什么意思嘛?”

徐平川一时也没捋清花小烛话里的逻辑,他想了想说:“所以…是他哪个哥们?他为什么要特意请两位家长来玩儿?他哥们也不来?”

花小烛说:“就咱们在医院见过的瘦的那个,叫徐一千,他也不来,就他父母来。唉…”

徐平川想了想说:“小烛,昨天那个胖胖的…叫大山是吧?我记得他说,卜一父母平时不在身边,那这个徐一千的父母,大概就是他们哥儿三个唯一平时在身边的长辈了吧?”

花小烛点点头,不明所以的看向徐平川。徐平川却没再继续说自己的猜测,因为虽然看起来事情是在朝他猜测的方向走,但他潜意识又不认为卜一会是有那么多花花肠子的人。

所以他干脆快刀斩乱麻的说:“既然是卜一朋友的家人,你又把卜一当成朋友,那就把他们当成你朋友的家人对待就是了,什么时候去接他们?约好了吗?”

花小烛不情不愿的说:“定的明天一早,他们会把两位老人家送到八号码头附近。”

徐平川道:“好啊,那就明天一早派飞…派快艇去接他们吧。”

花小烛点点头,又叹了口气,仿佛深闺之中,朝思暮想盼情郎的小怨妇。

市立医院。

吴卓四人早已停止了打斗,也停止了哭泣,喊叫,发毒誓,骂街等口嗨行为。四兄弟各自坐在自己病床上,低头沉思着。

是的,昨晚打到最忘情时,不知道是谁,一板凳把四个人中唯一健康的高良也给放倒了,于是四人病房中最后那张空着的病床,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还好,高良的头破血流总算是换来了几人的暂时冷静,熬过难以入眠的一整夜,四个人都想了很多很多。

回想起曾经,在各个工薪阶层快捷酒店和苏蕾度过的一个个不眠之夜,虽然同样是一夜没睡,但那时的心情,又怎是此刻可以比拟的?

“既然如此…大家公平竞争吧。”沉吟良久,吴卓终于首先开了口。

片刻沉默,赵然跟着说:“好,我们去找她,让她给个痛快话,选我还是选你们,我想她自有分寸。”

高良揉着脑门说:“你这话说的,凭啥你一个人独占一个名额,我们仨合占一个名额?”

高良的话引起另外两人一阵附和,赵然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有这功夫抬杠,还不如想想什么时候去找她吧,你们伤势怎么样?能出院不?”

“我特么本来没伤势的,这都摊上一帮什么兄弟…”高良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敢让另外三人听见。

四个人商量何时去找苏蕾的同时,楼上病房里,黄宁刚跟赵悠讲完昨晚他去找苏蕾家人的经历。

全讲完后,黄宁依旧保持着一脸诧异的表情总结道:“大哥,说真的,我真是开了眼了,长这么大我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家长,孩子都作成这样了,当爹***不说管管,还觉得挺光荣,真是…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病床上的赵悠一时也没了主意,摊上这样的家庭,怎么对付这姑娘似乎还真成了棘手的问题…

徐一千今天过得很开心,虽然他的开心很刻意,刻意的像是在掩盖自己的不开心,但他掩盖的很好,没被人看出来。

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发现自己厨艺天赋的夸父今天算是放开手脚了,午餐丰盛的有些令人发指,很多菜甚至已经突破了卜一家厨房的极限,也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于是一下午的时间大家就在吃吃吃当中度过,到连轴转至晚餐结束时,三个大人一个小孩都以同样的姿势瘫在沙发上,每个人肚子都圆滚滚的。

吃太多,也是个体力活啊。

是夜,卜一按时把徐一千送回了家。

徐一千家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家里的酒席还没散,父亲很兴奋的和他的酒友们高谈阔论着。

恭敬的挨个和各位“叔叔大爷”打过招呼,徐一千便回了自己房间。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差,即使关上门,他还是能清楚听到外面的声音。

父亲在和别人炫耀他明天要去游艇玩儿的事,只是全程没提徐一千,仿佛这件事和徐一千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转过天,父亲史无前例的起了个大早,当然,他一起床,全家人就都别想再睡了。

在父亲大喊大叫的指挥下,母亲尽量快速的做好了早饭,徐一千和卜一确定了具体出发时间。

刚吃完早饭,父亲就着急忙慌的带着母亲和自己下了楼,在小区门口等了起来。

等待的过程中,父亲不耐烦的一遍遍骂着脏话,那语气就仿佛是对方迟到了一样。

虽然明明是自己比约定的时间早来了将近一个小时。

不得已,徐一千偷偷给卜一发了条,催他快点。卜一很善解人意的提前赶到,像个泊车小弟一般,主动帮徐一千父母把打包好的换洗衣服放进了后备箱,又恭敬的把二老迎上了车。

八号码头。

没想到方舟号的快艇也比原定时间到的要早,一车人赶到时,快艇显然已经在岸边等了一会儿了。

这是花小烛第一次亲自带船接人,原因很简单,她只是想趁机见卜一一面。

只可惜这没良心的好像真的很忙,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和花小烛告别,让她尽快带人回船上。

看着快艇渐渐远去,徐一千和卜一的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他俩,要开始忙了。

快艇上,徐一千的父亲不时扫视着花小烛曲线玲珑的背影,嘴角笑意古怪,不知道在想什么。

某五星酒店里。

尹逸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着呆,良久,他猛然坐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刚添加不久的号码。

响了十几声,电话里才传来一个公鸭嗓男人的声音:“喂…”

尹逸赶忙对着电话客气而恭敬的说:“喂,黄哥,是我,小尹啊,怎么样?昨晚玩儿的还开心不?…嘿嘿,哪儿的话,咱们谁跟谁啊…我是寻思问您个事儿,就您在酒桌上把姑娘们唬得一愣一愣的那个叫什么…障眼法是吧?嘿嘿,不知道您这手本事,用在赌桌上怎么样啊?…那哪儿能叫出千呢?作弊才叫出千呢,对吧?您这是真本事…对对对,是有点想法…行嘞,那咱晚上见面聊吧,老规矩,您选场子我做东…好嘞!一会儿见!”

书本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碎碎三千)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花小烛,苏蕾)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碎碎三千)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此间有妖气》被很多人誉为灵异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作者相关

碎碎三千

作者:

碎碎三千

VIP精品试读

  • 《电竞史上大新闻》电竞史上大新闻免费 straight(直人) 电竞史上大新闻章节列表

    电竞史上大新闻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电竞史上大新闻》的新篇,是作者花诀最新力作的游戏竞技佳作,网络创作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不死鸟全身被赤红色高温火焰包裹,被动效果:灼烧——每秒对周围5尺内敌人造成自身最大血限值2%的真实血量。不能跟不死鸟脸贴脸的刚,会被烫死的。童薇心下了然:怪不得要ban贝娜娜呢,这种技能击退效果多的英

  • 《画爱为牢:缉拿出逃小娇妻》洛晴绾厉苍爵 圣水 画爱为牢:缉拿出逃小娇妻君臣文

    画爱为牢:缉拿出逃小娇妻

    《画爱为牢:缉拿出逃小娇妻》是阿宁最新写的一本豪门创作,情节精彩,文笔成熟稳重,非常不错。《画爱为牢:缉拿出逃小娇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后背“咚”的一声撞在墙上,姜依然疼得眼睛鼻子都皱在了一起。叶俊哲这次真的生气了,使劲的捏住姜依然的下巴,瞪着姜依然怒道:“不出十分钟前我刚警告过,敢离开就打断你的腿,看来你真的是欠调教了!”嘴巴被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