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似春风来》他似春风来免费阅读 RPS 他似春风来by星满天

他似春风来

短篇|宋琬欣,语茜|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56 人赞过 赞一下
优质小说《他似春风来》是星满天执笔的一本短篇风格的网文,天选人物宋琬欣,语茜,书中主要讲述:宋琬欣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她愣了愣,忽然看到了窗户旁边那一道修长的身影,眸间闪过一丝亮光,“霍宸彧?”宋琬欣不敢相信,昨晚真的是霍宸彧把她带回来了么?她那时看到的,不是幻觉?“今天语茜学成归


版权来源:互联网
《他似春风来》为作者星满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宋琬欣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她愣了愣,忽然看到了窗户旁边那一道修长的身影,眸间闪过一丝亮光,“霍宸彧?”

宋琬欣不敢相信,昨晚真的是霍宸彧把她带回来了么?

她那时看到的,不是幻觉?

“今天语茜学成归国,宋家会给语茜办归国宴,语茜说也想见见你这个久未谋面的姐姐。”霍宸彧看着宋琬欣,眼睛里带着几分嘲弄。

宋琬欣的脸色煞白,整个身子如秋叶般瑟瑟发抖。

原来,是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了,是宋语茜要见她。所以,他才会把她找回来。

她还真是自作多情啊。

竟然会以为,这个男人会担心她?

宋琬欣不禁苦涩一笑,斩钉截铁地回道:“我不会去的。”

她不想回宋家,也不想见语茜,更不想看到自己妹妹和自己丈夫浓情蜜意的模样!

霍宸彧转过身,他对她的厌恶从来都毫不掩饰,看着她,就像是穷凶恶极的杀人犯,“宋琬欣,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宋琬欣垂下头,紧紧捏着床单。

“我警告你,语茜说想要见你!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去。因为,你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起!你必须给她道歉!”

霍宸彧的冷音,无疑是世界上最凶狠的利刃,直接插入宋琬欣的心脏,痛得她呼吸都困难。

“道歉?你觉得我会么?”宋琬欣惨然一笑,但眸底尽是坚持,她没有错,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她,但是她从来无愧于心!

“我没有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道歉?”宋琬欣一字一顿,说得十分认真。

“宋琬欣!”霍宸彧被宋琬欣的话激怒,他紧皱眉头,走到宋琬欣的面前,扯着她的衣领,“为什么你还这么好好的活着?语茜要在国外受整整四年的苦,你的良心就不会不安么?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男人的手,青筋暴起,他的眼神越来越冷。宋琬欣闭了闭眼,眼泪落了下来。

哭着哭着,她竟然微微勾起唇角,笑意清浅,却充满了绝望。

“霍宸彧,你从来都不懂。宋语茜是什么样的人,当初她为什么会离开这里,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

宋琬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被霍宸彧狠狠一甩。

明知道,这些话只会遭到霍宸彧更多的怨恨,可是宋琬欣早就不在乎了,她宁可让霍宸彧恨着她,也不想他忘记她?

“想死?可是,你还不配死?”霍宸彧立刻松开手,立即抽了床头柜的餐巾纸,擦拭着双手。

对他而言,碰宋琬欣,真的比碰垃圾还不如。

“我记得,你养得那条狗还养在宋家吧?如果你今晚不出现的话,它将会成为桌上的晚餐。”

霍宸彧留下冰冷的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霍宸彧!”宋琬欣的音量不自觉地加大,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的背影!

那可是是她养了多年的金毛,而它曾经救过她和霍宸彧的性命啊!

宋琬欣视它为家人,霍宸彧怎么可以随便用珍视无比的家人,去威胁她!只仅仅因为宋语茜想见她?

宋琬欣紧紧揪着衣服,朝空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然后眼泪不自觉的又落了下来。

她到底对他还在期待什么呢?

那个男人,对她,真的可以用尽所有的手段。而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书本点评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短篇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宋琬欣,语茜)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宋琬欣,语茜)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他似春风来》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作者相关

星满天

作者:

星满天

VIP精品试读

  • 《卦师之国士无双》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耽美 卦师之国士无双同人志

    卦师之国士无双

    一席禅阳完结小说《卦师之国士无双》由一席禅阳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人公唐家,唐记,设定柳暗花明,非常比较不错。书中主线围绕:全朴连忙说道:“不会的,放心吧小花,他们就是要我每个月寄回银子。”“嗯,那行,那么你有没有写凭条,就是每个月给多少银子的条子,然后让人见证。”见全朴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唐小花了然的继续说道:“大姑父,我

  • 《王之声》韩磊帝王之声 作者是肖无惑的小说 王之声男妃文

    王之声

    火爆小说《王之声》是肖无惑撰写的一本婚恋类佳作,剧情中的主线人物是赵如烟,林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一气呵成,值得加入书单。小说剧情回顾:“别看了,走啦!”赵如烟催促道。他们得赶紧进入山谷,去寻些木材,来筑造船筏。而且要在天黑之前。这荒山野岭,鲜有人迹,说不准又会跳出哪些凶悍野兽。“来了,来了。”林风应答一声,加快了步伐。二里狭道,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