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小说 强攻 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章节列表

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

总裁|阳光,白净|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11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作品《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是王族小妖所编写的一本总裁风格的网络小说,主角阳光,白净,精彩片段预览:轻风浮动,茗轻与轩辕奕隔着五十米的距离,不言不语不动,宛如两个木偶,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对方。“茗轻,我回来了!”轩辕奕对着她展露一抹灿烂阳光的微笑。茗轻见了,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跌入了冰窖。当初既然选择抛弃


版权来源:互联网
《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为作者王族小妖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轻风浮动,茗轻与轩辕奕隔着五十米的距离,不言不语不动,宛如两个木偶,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对方。

“茗轻,我回来了!”轩辕奕对着她展露一抹灿烂阳光的微笑。

茗轻见了,觉得自己的心犹如跌入了冰窖。当初既然选择抛弃她,选择不遵守给她的承诺,飘然离去,现在又为何回来搅乱她那片早已不会因他而再泛起一点点涟漪的心海?

垂下眼皮,茗轻转身想离开,轩辕奕却再次开口:“茗轻,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茗轻听了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她转回身:“我知道你回来了!”

轩辕奕推动者单车走到她面前,而随着他的靠近,茗轻发现自己竟然需要完全仰视他。

曾经那个小男孩已经长大了,长高了。

在她的记忆里,轩辕奕是清高瘦小的,但是有人一旦招惹到她,他就会像激怒的狮子拼了命地扑过去,不管对方比他高、比他壮。

莫名的眼睛酸疼得厉害,她急急垂下眼皮,却觉得下颚一暖,她的小脸被迫抬了起来。

轩辕奕伸出修长白净的手指,温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就像小时候一样。

“我的茗轻,现在还是这样爱哭鼻子!”

他的茗轻?

茗轻低低一笑:“我已经不是你的了!”

轩辕奕同样笑着:“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就不应该来找我!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说着,她转身带着狼狈逃窜,他却没给她任何机会,长臂一伸便将她拉入怀里,紧紧抱着。

“茗轻,我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嫁人了,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怎么想。我想要,一直都想要保护你,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轩辕奕搂着她,低低在她耳畔说着,可是眼眸却浮出显而易见的失落,“我知道他对你不好,他如果再对你不好,我一定揍他,然后带着你离开。”

午后的阳光格外明媚,茗轻坐在单车后面,像小时候那样抱着轩辕奕的腰,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后背,从树缝里渗透下来的斑驳光点犹如星星般纷纷落在他们身上,再一闪而过。

这条胡同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街道两侧的梧桐树也一模一样,就连渗透下来的阳光也是一样的,可是她却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感觉了。

在经过一家陈旧的小卖部时,轩辕奕的车子猛然一顿,茗轻吓了一跳,急急抬头看去。

“茗轻,想吃冰激凌吗?”轩辕奕扭头问道。

经过他的提醒,茗轻才恍然大悟。看着对面一层不变的小卖部,茗轻的眸光骤然加深。

再次出发,茗轻手里已多了一个冰激凌,她像小时候那样捧着,小心翼翼捧着,看着冰激凌化成水从指缝滴出,眼泪忽然就淌了出来。

奕,我们之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就像这冰激凌,不管我如何小心翼翼,它依旧会融化掉再消失不见,曾经的涵茗轻真的好爱好爱你,可是现在……她已经不爱了……

书本点评
平台的总裁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婚不守舍:老婆求原谅》。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阳光,白净)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王族小妖)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作者相关

王族小妖

作者:

王族小妖

VIP精品试读

  • 《重返学生年代》重返七八十年代的小说 穿越文 重返学生年代大叔受

    重返学生年代

    优质小说《重返学生年代》是斗篷下的猫创作的一本都市类网络小说,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门太,连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值得阅读。精彩片段试读:说是置办年货,实际上是买酒,时母的小舅,时不待的舅爷爷是个嗜酒之人,他不喝水,只喝酒。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喝酒,用酒漱口,午睡前也要喝酒,酒是助眠之物,晚酒更是少不得,吃饭要酒下菜,不喝的酣畅淋漓了坚

  •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同人志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完结版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

    主线人物叫老太婆,小巷子的网文是《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它是作者慕瑶墨下的一本穿越创作,精彩情节试读:眼见自己跟丢了人,少年撇了撇嘴,转身按原路返回。她身后,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得意的看着少年的背影,随后转身离开。少年只是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返回小巷子,见到老太婆还在小巷子里,她微微一笑,上眼里尽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