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游戏攻略指北》游戏攻略指北13天没更新 忠犬攻 游戏攻略指北YD

游戏攻略指北

二次元|德尤兰,马丁|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70 人赞过 赞一下
优质作品《游戏攻略指北》是海底熔岩最新力作的一本二次元类型的故事,本新书的主角德尤兰,马丁,精彩片段试读:当酒杯递到面前,转头看到巡逻队队长马丁,德尤兰就知道剧情来了。德尤兰接过酒,那是麦芽酒,小小喝一口。“宴会很简陋,见谅。”马丁开口。“没有。”德尤兰说,“很丰盛。”“只能拿得出这一些了。”马丁问,“怎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游戏攻略指北》为作者海底熔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当酒杯递到面前,转头看到巡逻队队长马丁,德尤兰就知道剧情来了。

德尤兰接过酒,那是麦芽酒,小小喝一口。

“宴会很简陋,见谅。”马丁开口。

“没有。”德尤兰说,“很丰盛。”

“只能拿得出这一些了。”马丁问,“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我不站在这里,你哪里有机会找到我,如此心想着,德尤兰说:“那边太吵了,过来安静一下。”

马丁把酒一饮而尽,豺狼人被尽数消灭,村子总算是恢复安全,他说道:“谢谢,多亏了你们帮忙。”

“客气。”德尤兰说,“我们冒险者拿钱办事罢了。”

“那一点不够的。我以前就是冒险者,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冒险者,后来在一次狩猎中受伤最后回到家乡。”马丁顿了顿,“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接受这种委托……听说你又会剑术又会法术,还有那一个精灵游侠,想请到你们这样的组合,酬金还要更多一些,多很多。”

“我看见阿米莉亚的时候,那孩子站在告示板前面守着委托东张西望,看起来傻乎乎的样子……”德尤兰笑着把当时情况复述一遍,话中的意思——这个姑娘实在太有趣了,虽然酬金低一下,姑且帮帮忙了,也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精灵游侠是我的朋友,她纯粹就是过来玩的,根本不在意酬金。”

马丁看着德尤兰侧脸,对方看起来并非是奸邪之人,迟疑一下下定决心,他问道:“德尤兰先生在什么冒险团?”

“没有冒险团。”

“为什么不加入一个冒险团?”马丁说,“加入冒险团,人多力量大。虽然也可以,做一个孤狼是很艰难的。”

德尤兰说:“决定什么时候创建一个属于自己冒险团吧,别看我这样,还是可以的,做一个团长。”

“做一个团长可要小心了,伙伴是很重要的,能力固然重要,人品更重要。”

“嗯。”

“你既然准备创建冒险团……你觉得阿米莉亚怎么样?”马丁望向坐在宴会桌子边的少女,“因为一场意外双亲去世了,从此阿米莉亚一个人生活。就算只有一个人,阿米莉亚很坚强,那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孩子,不需要别人帮助,一个人也可以好好地生活。”

“那是一个傍晚,我看见她,她一个人挥舞着木棍赶走两个哥布林。她的动作很稳,我觉得她很有天赋,从那个时候开始教她怎么用枪。我教她的东西,她学得很快,现在都快要超过我了,或许已经超过我了。豺狼人数次袭击村庄,赶走豺狼人她是主力。她比许多大人都厉害,所以我认可她一个前往伦琴找冒险者。”

“阿米莉亚的问题,她今年有十四五岁了,你看她的样子像吗?太矮了,太瘦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吃不饱。我想帮她,我让她每天来我这里吃饭,但是她不来,一定专门叫她才行,来了也舍不得吃。”

德尤兰当然知道,想要变强除开锻炼之外,每天摄取营养绝对不能少,好像薇内是每天有肉,每天早上至少一杯牛奶,否则凭什么长身体,然后两个人一起每天吃饭是一笔大开销。

马丁继续说:“只要补充营养。我不行,我只是一个小冒险者罢了,给她找一个厉害的老师教一下。她很能吃苦。短短时间,一定会很快变强,成为一名强大的冒险者。她的性格也很好,很听话懂事,嗯,就是偶尔有一点牛脾气……如果你觉得不行,只要说一声就好了,她绝对不会纠缠你们的。”

“你不担心我是坏人吗?”德尤兰反问。

“今天回来,阿米莉亚说了很多你们的好话。我觉得你们是可以信任的,我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眼睛。”

德尤兰问:“你又确定阿米莉亚想要成为冒险者?”

“她肯定是愿意的,她喜欢我讲在外面冒险的故事,憧憬外面的世界。”马丁说,“一直待在这个小村子里面,什么也不是,等两年结婚成为一个妇人,每天种地、砍柴、喂鸡,然后生一个两个孩子?只有出去闯一闯才可以。”

“迪恩也很不错……”

马丁絮絮叨叨说着,德尤兰望向那个巡逻队的男孩,喂,得了吧,不要多说,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那家伙我可不要,没有天赋就算了……老实说不知道有没有天赋,以前没有关注这号人物,反正有天赋的人不是大白菜,性格也不讨喜,长得也不帅……长得帅更不能要了。

吹了一会儿风,德尤兰回到宴会立刻被瓦莉娅叫住,只要女孩子没有不八卦的。

“没什么事,就是拉着我说什么,阿米莉亚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希望我把她带出去,成为冒险者。”德尤兰说,对于山民来说,成为冒险者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否则只能世世代代困在大山里面。

“你怎么想?”

“我没什么想的。”

“我也觉得阿米莉亚是不错的孩子。”瓦莉娅说,她挺喜欢那一个孩子的,纯情可爱,“姐姐”“姐姐”叫得勤快,不像是那些人,明明比他们大好几百岁,没有一个人叫“姐姐”,包括塞拉那个家伙。

德尤兰瞥了精灵游侠一眼:“你居然劝我,你不吃醋?”

“我吃什么醋。”瓦莉娅说,“我们有关系吗?”

德尤兰笑一下。

德尤兰在阿米莉亚一个人的时候找到她,少女坐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边,说道:“刚刚你的马丁叔叔找我了。”

阿米莉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问道:“马丁叔叔找你有什么事情?”

德尤兰把两个人的对话简单重复了一遍:“今天白天在山路上面说了那么多,我啊,的确有组建冒险团的想法……所以啊,阿米莉亚你想成为冒险者吗?”

“为什么找我,我那么弱。”

“马丁说你有天赋,我也觉得你挺有天赋的样子。”德尤兰说,“如果真的不行……再说了,说不定会劝退你,很无情的。”

阿米莉亚想要成为冒险者,德尤兰是好人没有问题,她往周围看了一圈,那是生自己养自己的村子,这里有马丁叔叔,有佩里婶婶,虽然今天吵架了,迪恩是很好的朋友,她不由自主蜷缩起来,双手抱住膝盖:“不知道。”

德尤兰说:“要不要出去都可以理解,走出去,迈出那一步从来都是最难的。”

“待在村子里面,有待在村子里面的好处。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人。虽然生活会艰苦一些,也平淡一些,可是平淡又有什么不好呢?生活真的需要那么多激情吗?激情过后总归要回归平淡。”

“出去,成为冒险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探索遗迹、狩猎巨兽、完成委托……不管做什么都有危险,每一年不知道有多少冒险者在战斗中受伤,少一条胳膊,断一条腿,最后狼狈回到家乡,你的马丁叔叔不就是吗?想不受伤,那就要努力锻炼,付出许多许多,没时间玩耍,没时间休息,而且很多时候不是努力就一定有效果。”

“要说好处的话……俗气一点,成为冒险者,成为强大的冒险者赚钱,赚上许多钱,买一栋大房子,请许多仆人,穿燕尾服的管家、戴眼镜穿女仆装的女仆长、花匠、厨师……有钱也可以支援村子,最好不要直接给大家钱,可以的话帮忙修修路。只要够强大,一个贵族的头衔也可以弄到哦,到时候就是老爷、大人、阁下了。”

“说得理想一点,做一个冒险者走遍世界各地,很不错吧。”

“利盖尔的帝都你去过吗?利盖尔之外有许多国家,矮人的雷鸣堡,据说那里用岩浆锻造武器。精灵的精灵之森,据说那里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贾哈草原很大很大,骑着马跑一天也看不到尽头。奥姆沙漠的地底埋藏着很厉害的东西,黑曜石巨像、巨神兵。法师之城、皇冠冰川、长满了水晶的洞穴、悬空的瀑布、七彩的池塘、位于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幽谷、盛开永不凋零花朵的峡谷……还有许多。”

“我和薇内,前段时间狩猎了咀尸鸟,那种野兽会模仿人类的声音。魔花螳螂是一种很恐怖的巨兽,见过的人无不为它的美丽着迷。故事里美人鱼会用歌声诱惑水手,是不是真的?花翠鸟把脖子的羽毛张开和花朵一模一样,长着四只手臂的熊,浑身闪烁着雷电的雷鸟……这个世界有许多神奇的生物,很有趣。”

“利盖尔未来的女武神有一头漂亮的白发,骑一头黑色的飞龙。老将军镇守铁铸堡垒,防御每年来自草原的半人马劫掠,那是什么英雄人物?生活在黑暗中狩猎恶魔的恶魔猎手、猎魔人,他们组织的名字叫做守夜人……”

阿米莉亚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反正德尤兰走了,一把抱住世界第一可爱的薇内,蹭蹭脸,谁也没有察觉他在冷笑。

小意思。

书本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二次元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游戏攻略指北》,会想起德尤兰,马丁,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目录

作者相关

海底熔岩

作者:

海底熔岩

VIP精品试读

  •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国民老公第二季什么时候出来 总攻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主角是吕尚文,乔伊娜的小说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

    经典小说《我真不是国民老公》由狂飙老牛笔下的都市类型的网络故事,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吕尚文,乔伊娜,内容跌宕起伏,实力推荐。精彩情节试读:忙碌两日,抢先答对题目的四个幸运儿终于来了,接机这样的事情自然不是他干的,他就呆在别墅里。吕尚文站在客厅的门口看着走下车的四个人微笑着说道:“欢迎你们来到斐兰德。”四人中年纪较大的杨肯感叹道:“多谢吕

  • 《闪婚总裁偏执爱》闪婚总裁偏执宠 忠犬攻 闪婚总裁偏执爱RPS

    闪婚总裁偏执爱

    优质爆文《闪婚总裁偏执爱》是花浅意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新篇,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湛尘,湛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值得加入书单。书中主线围绕:“夫人跟我提离婚,难道是为了别的男人。”他唇间低笑,语气平淡,偏偏却让寇六月觉得浑身都冷透了。蔻六月抿着唇没说话。“蔻六月,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他冷笑,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天真了?什么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