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风月喜事》什么喜事 字母文 风月喜事419

风月喜事

古代言情|翠果,小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67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给朋友们展现惊女子创作的古代言情新篇《风月喜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翠果,小姐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于夫人满目春风的跨入屋内,她看着桌上放着的甜点皱了皱眉,让翠果收了下去。只可怜翠果刚刚才端上来,现在又要跑腿给拿下去了。碍于于夫人的面子,她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心里暗自发一会儿牢骚,乖乖的拿了下去。于夫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风月喜事》为作者惊女子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于夫人满目春风的跨入屋内,她看着桌上放着的甜点皱了皱眉,让翠果收了下去。只可怜翠果刚刚才端上来,现在又要跑腿给拿下去了。碍于于夫人的面子,她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心里暗自发一会儿牢骚,乖乖的拿了下去。

于夫人从怀中拿出几卷书册放到端月面前,她似笑非笑曼声道。“前两日带着郡主也玩够了,今日起就开始好好学习礼数吧。”端月垂下眼眸一看,面前两本书一本写着《女则》还有一本写着《女诫》。

端月只觉不妙,她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就连这平日里做的凳子都像是长了刺一样,让她如坐针毡。“这些……都要学吗?”

“慕容将军叮嘱我要让你好好学,不过——”于夫人话锋一转,露出了一丝很是不屑的笑容。“这些什么劳什子的《女则》《女戒》的,不过都是男人为了约束女子所弄的。”

她坐了下来,玉指拿起桌中央放着的水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殷红的嘴唇在白洁的瓷杯之上留下一道艳丽刺眼的印章。“我年少时这些书也从未读过,哥哥骂我说没规矩,但我现在却还是端庄优雅。”

于夫人伸出手来,露出自己藕段一般的手腕,她霸气的把那两本书往地上一丢,盯着端月一字一顿的说道。“商有妇好,汉有吕雉。莫要说女子不如男,男子能做的事女子也都能做。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端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于夫人自嘲的笑了笑。孩子还小,估计还不明白这些个道理。慕容垂请她来,本来就是为了下个月的国宴而来指导端月的礼数,可是于夫人却带着两个孩子玩了两日,什么都没教。

“其实也没什么要学的,无非就是一些细节罢了。”于夫人让鸳鸳给端月示范了一下如何走路。

鸳鸳从远处款款的走来,目光微微低下,并不是直接的目视前方。下颌向内缩,面带莞尔羞涩的笑容,无论谁见着都心头一软。肩膀是平的一道线,上身并不七摇八晃的,怕是肩上端着一碗水,那水都不带撒的!而双手打着兰花放在胸前,捏着一片粉白色的帕子,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步履轻盈,珊珊作响。好似文人所说的“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于夫人很是满意女儿的的款步姗姗,端月也早是跃跃欲试。不过走路罢了,有什么可难的?

她胸有成竹的站起身来,直冲冲的就往前走去,于夫人只能扶额摇头,翠果在边上看着抑制不住的笑出声来,换的端月的一记白眼。“有什么可笑的?”她蹙眉不解的问道。

“哈哈哈,奴婢只是见着于小姐走路后再见郡主走路,不知怎么了就想笑出声来了。奴婢可没半分取笑之意啊!”翠果连连摆手,可是还忍不住掩着面,眼睛都快弯成了一道弦月。

端月知道自己比不上鸳鸳,羞得耳根都烧了起来。于夫人剜了翠果一眼,她才悻悻的收起了笑容来。

于夫人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不由分说的就放到了端月的肩膀之上。“本来还应该拿一个放你头顶的,不过先徐徐渐进吧。”

端月很是好奇的来回转头看看肩上的茶杯,心里还觉得十分有意思。于夫人高抬起下颚来,脸上不见平日里温柔的目光,而是换上了前所未有的严厉,这让端月想起以前在家之时,爹爹也常是这样教导自己的,于是端月心里忽然害怕了起来。

“掉一个便罚你少吃一顿饭。”于夫人侧过头来,对着翠果吩咐道。“去取些缺口或是不用的茶杯来,估计郡主要碰坏好一些呢。”

翠果听着于夫人语气之中透露出的一股狠劲,吓得她一刻都不敢怠慢,连忙低着头匆匆的走了出去。

端月眼见着屋里少了个帮手,心中一寒,立马就把目光投向鸳鸳去。她那求救的目光宛若一道光束,直直的射到鸳鸳身上,可她却熟视无睹,端庄的站在墙根下。

“头摆正!别随意乱晃!”于夫人见端月这四周乱看,立马大声喝责起来。一双细长的眼睛透出让人胆颤的寒光,惊的端月一颤,就听两声清脆的“啪嚓”,肩膀上的茶杯就化作地上的一摊齑粉。

端月瞅着地上的碎片,大眼瞪小眼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于夫人只是命下人来扫去,正当端月以为没事松一口气的时候,于夫人才缓缓言来。“今日午膳就不用呈上来了。”

“啊!”原本只以为于夫人是吓唬吓唬自己的,可没想她真是言出必行。

于夫人瞪了她一眼。“要想吃上饭,就好好的用心练。”说着就又取了两个巴掌大的茶杯,稳稳的放在端月的肩上。感受到肩膀上的压力之后,端月只能哭丧着一张脸,无奈的按照于夫人所叮嘱的,一步一步的走着。

她感觉今日要把一辈子的路都走光了,从碎叶城一路走到郴州之时也没有这么累过。端月见着于夫人现在面色还算温和,悄声问了问。“这长安的小姐都要这么学吗?”

于夫人点了点头。“但凡是有身份的女子,都要习得这些。”

端月听着只觉得头大,她先是心疼这些个姑娘们,这光光一个走路就已经如此劳累了,按照于夫人所说这也不过就是个开头罢了。都说男子辛苦,她倒是觉得女子要习琴棋书画女工,还要注意自己的仪态,这才是最累的!心中的怜惜还未停,她又开始担忧自己来了。

光着一个上午就已经打碎了七八个杯子了,想来之后几日可定会不好受啊。她感受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直懊恼刚刚就应该多吃两口红豆糕才对。

于夫人见她是一脸倦容了,也是于心不忍。她叹了一口气,自己劝自己来了:罢了罢了,还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而已。她冲着翠果使了一个眼色道。“把郡主肩上的茶杯取下来吧,休息一会儿吧。”

听着她如此松口,端月欢喜的不等翠果过来,自己就连忙唯恐不及的把茶杯拿下来,丢的远远的。

后背与小腿早就是又酸又疼的,她一屁股坐到板凳之上,趴在桌上,这才觉得缓了过来。此时门外走入了一位不认识的丫鬟,她凑到于夫人耳边轻声说了两三句话。就见于夫人点了点头,随她出去了。

“呼——”这下端月才是真的放轻松了。翠果心疼她,连忙趁着于夫人出去,取了些糕点给端月喂下。望着她捧来的糕点,端月双眼早就盛满感激的泪水,一把接过就狼吞虎咽了下去。

“于夫人也是这样教你的吗?”端月费劲的把口中的食物残渣咽了下去,她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鸳鸳。

鸳鸳刚刚在发愣,突然被端月一问还未反应过来。她侧着头,眨了眨双眼很是不解。“嗯?”

端月倒是不厌其烦的再一次重复了一遍。“于夫人也是这样教你的吗?”她的双眸一直紧盯着鸳鸳,仿佛能把人给看穿一样,可是鸳鸳却一直躲闪着自己的目光。现在一回想起来,鸳鸳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是低着个脑袋不说话,脸上也是毫无表情,显得极其的无精打采。

虽然说平日里的她也不是个多话的人,可是总会带着浅浅的笑意,应和着点头,见着端月还会说上几句话。

翠果见着也觉得鸳鸳今日有一些不对劲。她试探性的问了问。“鸳鸳小姐可是身子不舒服?还是被那些孩子给伤了,还疼着?”

鸳鸳抬起头来见着面前二人担忧的目光,面容更是不好了。她只是怯怯的摇摇头,不肯说话。端月与翠果交换了一下眼神,她如此反常的样子必定是有心事,而且还不愿与众人说。端月是个急性子,她是愈发的着急起来,紧蹙着的双眉是怎么也抚不平整。

“鸳鸳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说便好了!”说罢,端月便伸出自己的小手,去牵鸳鸳,可是却被她悄无声息的躲开了。这扑了个空,让端月停在半空中的手极其的尴尬。

鸳鸳淡淡的说道。“我没事,你们不用在意我。”

就算是再愚笨之人,听到她这么说,都不会放任不管的。端月心里已经是十分担心了,而鸳鸳又是什么都不说,让她又急又怒的。愤愤的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我们不是朋友吗?有什么事,你同我说啊,我和你一起解决。”

听到“朋友”二字,鸳鸳漆黑的双眸颤动了一下,随即眼眶就泛红了。她颤着声音,悠悠的说出了实情。“你可是高高在上的世安郡主,我这样的人怎么能与你做朋友……”

话一出,端月就恍然大悟了,她如醍醐灌顶般明白了鸳鸳的意思。回想起昨日来那粉衣少女趾高气昂说的话,她才知原来鸳鸳并非是于夫人的亲生骨肉,更是得知鸳鸳生母地位低下。怕是鸳鸳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自己吧。

端月心中一阵唏嘘,她静静的看着鸳鸳,深吸一口气说道。“你是觉得配不上吗?”

鸳鸳迟疑的点了点头。她含泪的双眼,迟迟不敢抬起。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端月叹了口气,鼓足了极大的勇气才缓缓开口道。

书本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翠果,小姐)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惊女子)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目录

作者相关

惊女子

作者:

惊女子

VIP精品试读

  • 《重返学生年代》重返七八十年代的小说 穿越文 重返学生年代大叔受

    重返学生年代

    优质小说《重返学生年代》是斗篷下的猫创作的一本都市类网络小说,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门太,连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值得阅读。精彩片段试读:说是置办年货,实际上是买酒,时母的小舅,时不待的舅爷爷是个嗜酒之人,他不喝水,只喝酒。早上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喝酒,用酒漱口,午睡前也要喝酒,酒是助眠之物,晚酒更是少不得,吃饭要酒下菜,不喝的酣畅淋漓了坚

  •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同人志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完结版

    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

    主线人物叫老太婆,小巷子的网文是《妃常难懂:太子的千面妃》,它是作者慕瑶墨下的一本穿越创作,精彩情节试读:眼见自己跟丢了人,少年撇了撇嘴,转身按原路返回。她身后,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得意的看着少年的背影,随后转身离开。少年只是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返回小巷子,见到老太婆还在小巷子里,她微微一笑,上眼里尽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