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竞仙途》虫不老天竞仙途 作者是虫不老的小说 天竞仙途GV

天竞仙途

仙侠|骆云,骆武|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69 人赞过 赞一下
《天竞仙途》为虫不老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预览:戌时整的时候,八座用于临时安置少年们的仙门洞府大门同时洞开。骆云夹在年纪不等的孩子们当中,心中自然也激动万分,忍不住踮起脚向门外张望,见外面是一条青石板路,旁边紫花如云似雾,一阵风卷过来,就连他这里都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天竞仙途》为作者虫不老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戌时整的时候,八座用于临时安置少年们的仙门洞府大门同时洞开。

骆云夹在年纪不等的孩子们当中,心中自然也激动万分,忍不住踮起脚向门外张望,见外面是一条青石板路,旁边紫花如云似雾,一阵风卷过来,就连他这里都能嗅到浓香。

为数不多的一些女孩儿还欢欣的叽叽喳喳起来,却是在说过会儿一定要摘些花儿戴在头上。

接引使者就在门口正中站立,拿了一卷名册,见所有的名字都已经亮起,说明这洞府中所有的孩童都已经汇集于大门处,便朗声道:“门外便是通往天星阵盘的通道,天星阵盘已经开启,众位仙师就在通道那端等候。”

说罢,便往旁边一让,自然不需再多说什么,大多孩童已经夺门而出,沿着大路向前冲去。

骆云被冲撞了几下,急忙向旁边避去,一抬头,倒是见到了先前的那个破衣少年。

那少年正在抓头,突然觉察出有人在注视他,一看是骆云,便点点头,也没有说话,迈开大长腿,一窜就窜出门去了。

骆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怪异感,却无法解释这种感觉,眼看已经很多人出了园子,便也快步向门口走去。

在他眼前,紫藤花海中一条大路笔直向上,云山雾影中数座石峰林立,仙气缭绕。

骆云心中暗自讶异,关于天星阵盘,哪怕他是骆家人,也知之甚少,没有人知道天星阵盘位于骆仙镇的什么地方,只知道传说中先祖飞升前遗留在此,可测试是否有修仙的潜质。

可现下眼前竟然有这样一条气派的大道,骆云生于骆仙镇、长于骆仙镇,到现在也自诩对骆仙镇边边角角都了如指掌,却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处所在!

骆云这么略一错愕,已经又有数人从他身边越过,向前奔去,还有人出言不逊道:“怎么在门口挡路?”

他略一思忖,便也拔脚踏了出去,心里却回忆起骆仙镇此次盛会的点点滴滴来。

骆仙镇接引孩童入内,只在前一日的辰时起到午时末,过期不候,这说明过会儿的星力测试也极有可能在时间有着严格的限制!

在这条路上用时短、先到达终点者,起码不会因为错过时间而遭到淘汰。

想明白这点的人也很多,这条路宽阔,足够很多人并排而行,竞争已然从此开始,不多时,在骆云前面的人已经奔跑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骆云看着空荡荡的前方,有些愕然,这样开始就猛跑,到后面一定坚持不下来!他维持着自己的步调,快步而行,心中却记着步数。

待到走了几百步之后,他确定前方的路还是一样,远处的山峰也丝毫没有拉近一点点距离!

再远的前方,也不应该一成不变才对。

骆云回头看去,身后也如同前面一样,没有一个人!他想了想,走向大路的边沿,伸出手去,本该触手可及的串串紫藤却毫无触感!

这是幻境!

他也突然意识到,在门口的时候为什么看到那个破衣少年有一种古怪感了。

在园中时,那少年十分陶醉于云香果的香气,但在门口却不为浓郁的紫藤香气所动,恐怕早已知道眼前俱是幻境了!

骆云脑筋急转,他对幻境并不是一无所知。骆家轉灵大阵所在的地方,周边有阵法保护,其中一个作用就是营造幻境,迷惑闯阵之人。

而今这道幻境到底是什么意思?

骆云脚步不曾停,一边儿观察着旁边遮天蔽日盛开的紫藤,而今唯有两条路放在他面前,要么一直前行,要么找寻破阵的关键!

天星阵盘的石峰之上,众人沉默以待,忽有一位身着土黄色道袍的中年人道:“有人越关。”

此时骆云正用手拢住了一只蝴蝶,蝴蝶原本停留在应为虚幻之物的紫藤花上,这一瞬间,蝴蝶的翅膀在骆云手心中扇动,带来的触感极为真实!

与此同时他脚下轻颤,眼前的绵延花海尽数消失!长的望不到头的大路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高的山峰直通天际,上面盘旋着长梯,他正站在长梯之前,而双手还扔保持着上一刻合拢的形状。

骆云不再犹豫,登上长梯,向上攀爬起来,甚至连旁边的景色都不曾分心去看!

幻阵之外,来选徒的仙师中已有人面露讶异之色,先前那位俊朗蓝衫男子再度看向那位粉衣美人。

那位美人便有些懊恼起来,娇声道:“桃花宫虽然比不得元宗与四大仙门,在这上头却不敢轻视。我倒要看看率先破了幻阵的是哪个!”

说罢手中忽的出现了一枝桃花,她轻轻将桃枝弯起,首尾相接成了一个花环,抛向空中,那花环中央便映出了幻境中的景象,正是一个少年在努力向上攀爬。

骆千重和五个长老在惊叹仙师神通广大的同时,自然也是目不转睛的看去。

这一看,骆千重忍不住低呼出声。

“云儿。”

桃花镜中的少年正是骆云。

他爬的甚是艰难,但是他深信这一道凭空出现在眼前的天梯幻境,绝对不会像先前的紫藤幻境那样还是要考校灵机或聪慧。

一时间他也想不出这里到底测什么,只得不停的向上攀爬。

明知道这是幻境,可对于十二岁的骆云来说,浑身已经疲累不堪是真的,沿着脸庞汗流成河也是真的,绕着石峰呼啦啦的山风带来的凉意也是真的!

他爬的艰难之至,外面却还有人品头论足。

“这孩子不到半个时辰就解开了幻境,看样子倒有希望将先前的越关时间缩短些。”桃花镜的主人眼中波光流动,毫不掩饰她的欣赏之意。

“这却未必。”一个虬髯的劲装中年人道:“他年岁尚小,行程却还未过半,体力未必能支撑下去。就算是能撑下去,恐怕要被旁人赶上。”

他是东元派的长老之一锦虎上人,整个东元派一脉都极擅体修之术,他既然开口了,就必定极为权威。

果然,镜子景象中骆云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正此时,一道身影从他外侧奔跑而过!

众人不免将眼光集中于那身影之上,而桃花镜的主人煞是善解人意,已经将镜子中心对准了那道身影。

骆云在云梯之上,正在缓缓的调整步履,他知道自己最初太过心急了,所以耗费体力巨大,他正自摸索呼吸和步伐相合的方式,也感到身边一阵疾风。

一抬头,便见一个身影从外侧越过了他!

他心中巨震!

这道幻境,竟然能看到旁人?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对那人来说似乎攀山越岭极其容易,他并非拾级而上,而是从那一窄条围栏上跨着大步跳跃而行!

然而骆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管旁人了,只是他往上爬了没几步,便看到一双大长腿立在他前方不远处的台阶上。

他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又见到你了!”

那少年再度揉了揉一头乱发,道:“你竟然比我快。”

“现在你就比我快了啊。”骆云道。

那少年见骆云没有停下不乏,便也向上走去,只是刻意放缓了速度,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破阵的?”

“你一开始就知道紫藤花海是假的吧?”骆云没回答,反问道。

“那当然,我的鼻子比狗还灵,你们能嗅到假的花香,可是我却一点儿也闻不到!”

骆云看他一脸骄傲,心道:哪有人这样夸自己的!可这少年率性,他却是十分欣赏,便点点头道:“我走了一段时间,才发现那是幻境,花是假的,可有一样东西是真的。”

“蝴蝶!”两个人同时道,随即又都哈哈笑起来。

骆云接着道:“我拢住了那个蝴蝶,就到这里来了。”

那少年直接摊开了手掌道:“我力气有点大。”

骆云定睛一看,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那大且长的手掌中还有一滩混合着鳞粉的污渍,那蝴蝶,竟然就被这少年给拍死了。

饶是骆云尽力调整状态,可还是走的极慢,那少年道:“要不要我背你,我跑的可快了!”

骆云笑着摇头道:“若我猜的没错,这里原本就是考校毅力的,我要是取巧过关,说不定没人肯要我。我猜测试是有时间限制的,越早过了这关越好,你还是先走吧!”

那少年也干脆的很,点点头道:“好,我们过会儿再见!”

骆云看着他的人影极迅速的转过山峰就消失了,忍不住拍拍脑袋,懊恼道:“竟然又忘记问他的名字!”

不多时,后面慢慢便有人赶了上来,不少人已经超过了骆云,骆云暗自观察,见这些人看起来多是比他年长的人,体力上自然占优,骆家好几个人也在前面。

只是接下来的路并不和谐,时不时有人故意的冲撞旁人,而盘山天梯的上方甚至还传来了惊叫!

明知道这是幻境,可当真眼看着一个人掉了下去,骆云还是骇出了一身冷汗,顿时心生警惕,将身子再度移往里侧,手则紧紧的抓牢了里侧的护栏,才继续向上攀登,可没多久便听到一个极微弱的声音。

“骆云!”

骆云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这才看到外侧护栏上紧握着一双手。

他前后看看,似乎近处无人,这才走了过去,竟然是骆武!不消说,这是被人给挤下去了,只是他竟然十分幸运,胡乱一抓,便抓住了边上的护栏!

将骆武拽了上来,骆云这才同骆武一并前行。

这当儿又有数人从上面坠下,明知道没事,可惨叫声十分渗人,骆武的脸色益发难看,骆云待要安慰几句,梯子上啪啪啪走下来一个人,道:“喂!”

原来是那个破衣少年又下来了。

骆云看了看崖边,又看了看他,道:“那些人……”

破衣少年脸色不耐:“他们不是好人。”

话音刚落,骆武已经一头朝他撞了过去,骆云大吃一惊,双手急忙往前一抓,恰好抓住了骆武的衣襟!

“骆武你疯了!”骆云死死的抓紧了衣襟不放手,骂道:“你忘了刚才你怎么掉下来的!”

“你放手!他……”骆武恨恨的看着破衣少年道:“骆溟就是被他推下去了!”

“那个女的?我没推她。”破衣少年道:“你和她看我是一个人,想要把我弄下去,我只不过挣了一下,谁知道她一下子就摔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语气里还带了不屑:“力气那么轻,还有胆量使坏,是不是傻?我才懒得推她呢,如果我想害人,你也到不了这里。”

骆云没想到竞争竟然早就开始了,一边儿庆幸他紫藤幻境那里未多做耽搁,提早来了这里,一边儿有些讶异,没想到那个娇娇柔柔的骆溟会想要和她哥哥算计这个破衣少年。

骆武无可反驳,衣服又被骆云握住扑不过去,气的哇哇直叫。

他眼睛气的通红,干脆转身向骆云撞去!

骆云本来就正在用力抓着他的衣襟往后扯,待要躲避哪来得及!

骆武却没有能冲过去,因为他的衣领又被破衣少年提在手里了,那破衣少年的力气显然比骆云大出好几倍不止,个子又高,直接将他悬空提起。

骆武这才怕了起来,骆云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破衣少年询问的眼神,似乎再问他要不要直接丢下去,便回道:“你把他放在这里吧。”

破衣少年摇摇头,骆武吓得魂飞魄散,两只腿踢的更厉害。

骆云道:“他是我堂哥。”

破衣少年便提着骆武噔噔噔的向上跑去,过了一会儿才又跑下来,手中已经空了,道:“我把他往上放了一截,应该不会再找你麻烦了,这样总行了吧?”

“谢谢你。”骆云又道:“对不起。”

“和你无关。”破衣少年道:“上面也有这样的人。真复杂。我不喜欢。”

骆云点点头,道:“你怎么又下来了?”

破衣少年道:“看你顺眼,陪你走一段。”

他的话虽然少,但是骆云心中却已是明白了。

上面的竞争一定惨烈非常,也少不了互相暗算,若真的几个人联合起来想要把一个人弄下去,当真再容易不过,所以这个少年才又跑了下来,其实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忙。

他心中感激,再度道:“多谢!我叫骆云。”

破衣少年踌躇了一下,道:“我叫长生。”

书本点评
虫不老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仙侠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虫不老自传意味的《天竞仙途》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目录

作者相关

虫不老

作者:

虫不老

VIP精品试读

  •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她是大梁的宠妃 Basher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字母文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是雪子最新力作的一本宫斗网络故事,设定曲折绵长,文笔文从字顺,极力推荐。《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精彩片段预览 “臣妾领命。”平白无故得了个差事,也不知是好是坏,要是往日里的上官昭容,倒是不怕,她本就是出身皇家,这些事对她来说应该是得心应手。也许,她想翻身,还真的得好好学习后宫事宜,毕竟东太后也不能靠一辈子。这

  • 《诸天仙临》诸天仙临txt下载棉花糖 主角是熊野,熊灵的小说 诸天仙临㚻

    诸天仙临

    《诸天仙临》是黑色笔尖原创的一本仙侠网络创作,剧情环环相扣,文笔成熟,值得一阅。“我的东西,就算毁了,也要毁在我手中,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放手!”这样霸道的话,自然是白天行才敢说出来。果然,闻言熊野、熊灵具是神色震动,一时无言。白天行自顾自的走到屋里,在上首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望向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