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冬日余暖》冬日微暖作者 耽美小说风格小说 冬日余暖YD

冬日余暖

耽美小说|季青明,季洪|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10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小说《冬日余暖》是杨亦歌新出的一本耽美小说风格的新书,传奇人物季青明,季洪,书中主线围绕:“啊,舒服。”带着些舒服的呻吟,闭上眼睛头枕在浴缸边缘静静享受舒服的泡澡时刻。吴润言的身材不错,他爱打篮球经常锻炼,虽说没能像那些健身教练一样拥有八块腹肌、倒三角身材,但总得来说他的身材匀称,腹肌不多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冬日余暖》为作者杨亦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啊,舒服。”带着些舒服的呻吟,闭上眼睛头枕在浴缸边缘静静享受舒服的泡澡时刻。

吴润言的身材不错,他爱打篮球经常锻炼,虽说没能像那些健身教练一样拥有八块腹肌、倒三角身材,但总得来说他的身材匀称,腹肌不多不少正好六块儿。

到了夏天便到了男生们表现的时刻了,挥洒青春、挥洒汗水,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运动无不吸引着无数少女们的眼球,尤其是像吴润言这样的大帅哥,别说是汗臭,就是体臭她们都能忍受,打完篮球顺手掀起衣服来擦汗,无疑露出的腹肌让女生们尖叫连连。

别人他是不知道,反正对于吴润言自己来说他是非常享受的。

雾气渐渐升起,在热水的作用下玻璃变得朦胧,微微的呻吟声浴室中传来,正是青春期的大小伙子谁没个需要释放的时候呢?

正巧在水的作用下,这样的运动变得更加享受,有意无意加快了手速,或许是怕有人突然闯进来显得尴尬吧?毕竟方才关没关门他给忘的一干二净。

就这样在微微的担忧中,吴润言在这儿完成了一次升华。

粗喘了几口气,迅速地洗完澡,扯了扯裤子。

“辛苦你了,等等,再等等,等到了大学就不需要顾及太多。”

看了看还有些挺拔的xxx,吴润言无奈笑了笑,吹干头发穿着睡衣扑向了久违的大床。

男人蹲在门口抽着烟,他没什么技术,烟龄却是不小了,心烦意乱的时候一天三四包不成问题,这两年身体不太好一天减少到一包。

可在他看来这些都不及家里的正在摔东西的那位对他的伤害大。

“唉……”一声长叹。

“爸!”季青明看到爸爸躲在门口抽烟,看起来有些可怜,心中毫无波澜,毕竟这难道不是已经司空见惯了的事儿吗?

“是青明呀?”昏暗空洞的眼神终于迎进了些光亮,瞬间有了些活人的生气。

“嘶……”

季爸爸连忙扔下烟头,被烟头烫到的指缝间,皮肤微微发黄,幸好反应过来扔的快否则怕是又多了一个伤疤吧?

“爸,您没事儿吧?”

对于父亲季青明还是非常敬重的,当然母爱他也渴望,只是……

季青明余光看了看禁闭的房门,心中万般滋味。

只是他还能得到么?

窗外飘雪依旧,只是落的小了些,一只只纯洁无瑕的蝴蝶从半空中飘飘洒洒,缀在干枯的树枝上便成了花,点在地上便成了棉被,窗上的些子是请能手剪成的窗花,到底是快要过年了,连老天爷都知道送给祝福。

冷风顺着窗子钻进衣领,季爸爸打了个寒颤脸上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骄傲,是他这一生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

他家庭并不幸福,不愿与老婆多争吵,每每忍让,久而久之老婆变本加厉,自己也成了邻居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些他虽然都听说过,愤恨过、生气过可又能怎样呢?

日子还得过下去,关起门来还是一家人的事情。

在亲戚们跟前唯一能让他骄傲的就是这个儿子,只要别人谈到儿子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挺起腰杆儿来,说出来的话也多了几分骨气。

见到儿子回来他自然高兴,连忙敲门。

“彩霞,老婆!彩霞,老婆!”

“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季洪看了看儿子,脸上有些尴尬,生怕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影响有所损毁,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就自己这怂样儿,儿子心中还谈什么形象?不是鄙视就已经够好的了。

季青明戴着耳机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季洪松了口气这才说到:

“儿子回来了,你快开门!快开门呀!”

“你个老不死的东西骗谁呢?!儿子明明说好的出去玩儿等明天下午才能回来,老娘可告诉你,你今儿个别想进门!乖乖地给老娘滚蛋外面站上一个钟头,或许老娘能让你今晚上到屋里睡,否则你就别回来了。”

刘彩霞可不是好骗的,自己的丈夫她自己是一清二楚,他是什么脾性甚至于身上有几颗痣她都清楚,还想骗她,也不瞅瞅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季洪看了看儿子脸上发烫如火烧一般,他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傍晚时的霞光,当时还感叹精彩,现在到是精彩到自己身上来了。

“呵呵,你也知道,你妈她就是那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平时呀对我不知道有多好呢!”

“嗯,您说的是。”右手握拳背在身后,只有季青明自己清楚现在的自己是何种心情。

“你……”季洪张张嘴欲解释什么,可事实摆在眼前,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是爸爸对不起你。”季洪低着头,手伸到裤兜里摸烟,捏了捏兜里的烟盒,空空如也。

“爸爸,你别这样。”

手收了回来垂到裤兜边上,沉默便成了他们父子现在的交流。

刘彩霞趴在门上听了听,似乎真的有别人的声响,不死心看了看猫眼,喜上眉梢,那个站在门口插着耳机的小青年不正是自己的儿子么!

立马出门迎接“哎呦呦!乖儿子你真的回来了!”

声音钻到耳中,季青明抬头一看,眼前穿着花格子,脚踩拖鞋,脸上没什么脂粉气的不正是自己的妈妈么?

“哎呦,乖儿子,可想死妈妈了!来让妈妈抱抱。”刘彩霞张开双臂走了过去。

季青明眉间一皱,没有任何动静,显然没有要接受的打算。

“妈,黄山那边山上起雾,我担心出意外提前回来了。”

说完,季青明提着箱子别过刘彩霞径直向屋子里走去。

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平淡、简短的解释,跟他的妈妈他向来不想多做言语。

其实这也不怪他,刘彩霞十分势力,她见丈夫没钱在生下季青明之后跟着一个村里挣了点儿钱的包工头子跑了,那年季青明还不到一岁,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季青明已经开始记事,季爸爸为了不伤儿子的心只说他妈妈死了。

就在季青明问爸爸要妈***第二天,刘彩霞拿着不多的行李跑了回来,也不客气,就跟没那回事儿一样,照样吃吃喝喝,照样和季爸爸睡一个床甚至为了挽回丈夫的心求他原谅,主动献身,即便如此季洪已心灰意冷不愿碰她。

小时候季青明什么都不知道,听到流言蜚语去问爸爸,季洪只笑笑说,别听那些,你妈妈好着呢!

后来渐渐长大,他知道原来是那个包工头子在工地被滚轮的砖头砸了,一命呜呼。刘彩霞向来好吃懒做,想不劳而获便拿着行李跑了回来。自那以后季青明对妈妈便冷淡了许多,不愿与她说话甚至心生厌恶。

这么多年没人在他跟前提过,刘彩霞也以为儿子不知道,刚开始还对儿子这种态度生气,可后来知道儿子在学校成绩拔尖之后她也没再计较。

比如现在。

“青明,青明啊!”刘彩霞连忙追了上去,可还给她的却是“嘭”的关门声。

“儿子,青明啊,妈妈只是跟你爸爸说笑呢!你别当真,真的。”怕儿子不相信,刘彩霞特意好声好气的叫来丈夫。

“老公……”

这一声老公,麻麻酥酥的搞的季洪全身起鸡皮疙瘩。不太情愿转过头没再理他。

好小子!趁着儿子在故意给老娘脸色看是不是?刘彩霞咬牙切齿地咽下一口气。

忍!一定要忍住!

“阿洪,我刚才是跟你说笑的,你说是不是?快!快来给儿子说说不然青明他会误会的。”

季洪叹了口气,为了儿子他只能忍!原本是打算儿子成年以后就和刘彩霞离婚的,还有一年半,季洪,相信自己你一定能忍住!

“叩叩叩”季洪敲了敲门,忍下心中的怨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儿子软声软气地说。

“青明,你妈妈只是和我闹着玩儿的,我们俩感情好着呢!”等了一会儿见儿子没回应,季洪打算继续劝说,正当他开口时门内传来声音。

“知道了,爸爸。”

只有当爸爸季洪说时,季青明才肯回答,这一点刘彩霞知道,季洪也清楚。也正因如此,季洪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

小时候七年的时间让他没享受到母爱,等到七岁了刘彩霞回来了,儿子却又要因为父母的原因忍受流言蜚语。

为了儿子,他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儿子。这些年在外面打工,虽然将大半的工资都交给了刘彩霞,季洪自己却依然有自己的小金库,等到儿子成年以后他打算会老家做点儿小买卖,剩下的便是用一生的时间补偿儿子了。

在这个时间他除了父母和儿子谁都不欠,如今一时困顿,但他相信阴霾总会过去。

雪已经停了,但时间却飞逝的快,如白驹过隙。今年的这个年关也怕是只有季青明是在争吵中度过的吧?

对联依旧换了新,门画也是一尘不染的,该收拾的他收拾了,该打扮的也是按照老规矩来做的。

书本点评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季青明,季洪)性格,杨亦歌的这本书《冬日余暖》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季青明,季洪)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杨亦歌)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作者相关

杨亦歌

作者:

杨亦歌

VIP精品试读

  • 《仙缘醉》为什么有的人有仙缘 天然受 仙缘醉总攻

    仙缘醉

    火爆辣文《仙缘醉》是叶泠曦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新篇,剧情中的天选人物是灵音芊,封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值得一阅。小说剧情回顾:灵音芊心中的确有什么事情要问靡,因为只有靡才能解答。靡面对灵音芊并没有拒绝,而是等待灵音芊的问题。灵音芊见靡没有拒绝,让她有些意外。若是以前靡肯定让她自己需要答案,现如今靡站在她的面前,等待她的问题。

  • 《时间,慢些吧!》时间慢些吧 不要再让父亲变老了 GC 时间,慢些吧!完结版

    时间,慢些吧!

    尺纯优质创作《时间,慢些吧!》由尺纯笔下的现代言情风格的网文,主要人物奚澜,尹俊,剧情回味无穷,非常非常耐看。书中主线围绕:中介的服务员看着若心执意要拉着奚澜走,服务员看了一眼势头不有些不对劲,到嘴的肉怎么能让别别人抢去呢?服务员拉着她们两个说到。“两位,价格还可以谈,新年的第一天开张,坐下来吧!大家好好的聊聊。”奚澜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