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txt下载 总攻 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BI

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

古代言情|玉深,姜丝|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4 人赞过 赞一下
《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是十北巷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故事,故事回味无穷,文笔文从字顺,实力推荐。这里两文钱相当于前世的一块钱,一两银子相当于一千文钱,也就是前世的五百元,那一百两银子,玉深算了算,那就是前世的五万元,而前世两块钱就可以买一斤上好的细盐,在这里,五万块钱买一斤粗盐,玉深觉得,这个世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为作者十北巷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两文钱相当于前世的一块钱,一两银子相当于一千文钱,也就是前世的五百元,那一百两银子,玉深算了算,那就是前世的五万元,而前世两块钱就可以买一斤上好的细盐,在这里,五万块钱买一斤粗盐,玉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太落后了!

“主子,也已经算是便宜的了,前段日子江安那边的盐除了问题,盐商们将盐的价格抬到了三百两银子一斤,百姓都买不起!”花嬷嬷说起这件事也无奈,不知道外面的百姓得受多少苦!

三百两,那就是十五万元?玉深咽了咽口水,粗盐的买卖居然有这么大的利润?

“主子,快炒,快糊了!”见玉深发呆,花嬷嬷赶紧提醒。

“哦,”玉深回神,将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将盐和其他汀兰准备好的调味料桂皮,葱姜蒜之类的一一放下调味后,又翻炒了一会,玉深的眼角余光隐隐看到暗二和汀兰回来了,便将手里的铲子顺势给了花嬷嬷,这么多肉,她炒的手酸。

“嬷嬷,剩下的你来炒,我去弄鱼,记得暂时不要加水,千万不要,”都到这一步了,她相信花嬷嬷可以做好。

“老奴记住了,”接过铲子,闻着这一阵一阵的香味,花嬷嬷被勾的咽了咽口水,她做了一辈子的饭菜,没想到猪肉还可以这么香的。

主子不愧是老神仙教导出来的,可真有本事!

“暗二,把鱼拿过来,”玉深坐到方才暗一砍猪肉的凳子上,拿着刀吩咐道。

“主子,什么是糖醋鱼?”汀兰先一步拿着两条大肥鱼跑了过来,然后蹲在玉深的身边,笑嘻嘻道:“是不是甜的和酸的?”

玉深笑了笑,将处理好的鱼在案板上放好,汀兰这种说法似乎也对,便道:“差不多吧,”这鱼鳞刮得倒是干净,连水分都事先沥干了,看来汀兰在花嬷嬷身边久了厨艺上也知道一些东西的。

将鱼块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将鱼肉放到事先调好的调味料里,搅匀备用,没有酱油真是太可惜了,做出来都会失了糖醋鱼该有的味道,玉深心里有点遗憾。

“主子,我也帮你,”汀兰道。

“好,注意把调味料抹匀了,不然不入味,”玉深嘱咐。

“主子,你看这猪肉是不是可以了?”花嬷嬷喊道。

与玉深进了厨房,和花嬷嬷将锅里的肉捞出来,用盖子盖着,然后再次将锅里放下猪油,等待烧热。

“主子,这猪油是不是用的太多了?”花嬷嬷看玉深这不要命的那大铁勺挖,有些心疼,要知道这段时间这些东西可不怎么好买。

“没事,多些才好,”反正现在不用以后也是要放坏的,玉深在心里默念。

等油烧热了,玉深把鱼块慢慢放入,等待鱼块炸到金黄,捞出,沥干油,然后用锅里剩余的油将姜丝和葱段下锅爆炒,再将鱼块放入,炒上一盏茶的时间后将先前调出来的调味料让汀兰拿过来,再浇到鱼肉之上,放糖,醋,把柴火拿出来火弄小,小煮一会儿放葱段,最后放上粉水便可。

因为人多,所以玉深选择小块小块的糖醋鱼,而不是一整只。

书本点评
这本《空间之公主的锦绣田园》,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十北巷)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十北巷)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目录

作者相关

十北巷

作者:

十北巷

VIP精品试读

  • 《绝版坏总裁:冷少的贴身女人》楚先生宠妻日常 同人志 绝版坏总裁:冷少的贴身女人总受

    绝版坏总裁:冷少的贴身女人

    《绝版坏总裁:冷少的贴身女人》是阿伊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网络创作,内容新颖,文笔拍案叫绝,可以一阅。她不想要留下的,可是这么晚了,再加上腿还疼着浑身上下都疲惫着,仲晚秋居然鬼使神差的就点了点头。冷慕洵的面上顿时柔和了,手指着客厅延伸出去的走廊上的旋转楼梯,“晚秋,二楼是书房、影院和健身房,这一层有两

  • 《幸孕连连:冷少的心尖宠》幸孕连连冷少的心尖宠网盘 强强 幸孕连连:冷少的心尖宠无广告

    幸孕连连:冷少的心尖宠

    主要角色是封烨,小姐的网络小说《幸孕连连:冷少的心尖宠》此文是雪仙儿笔下的豪门文,文笔朴实无华主线跌宕起伏,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独家作品,精彩情节试读 “苏小姐,你的身体各项标准符合我们代孕儿要求,已被选中,地点为碧海国际酒店601总统套房,酬劳一百万,雇主今晚会来。”手机另一端传来机械式的口吻,似乎对面的人只是一个被评断的货物。苏染染深吸一口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