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北行见杏花》北行见杏花赵佶 忠犬攻 北行见杏花完结版

北行见杏花

架空|邝文雄,邝鸾|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9 人赞过 赞一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北行见杏花》的新篇,是作者琉璃珍珠新出的架空小说,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芳草连绵伸延到空阔的天边,夕阳的余晖残照大地,远山抹着淡淡的浮云,潺潺流水绕过偏僻的山庄。邝文雄脱险后将男婴系在了前胸,骑着一匹快马,在一条己经荒废了的旧道上怆惶而去,为了逃避官兵的追杀,他挥着鞭子,


版权来源:互联网
《北行见杏花》为作者琉璃珍珠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芳草连绵伸延到空阔的天边,夕阳的余晖残照大地,远山抹着淡淡的浮云,潺潺流水绕过偏僻的山庄。

邝文雄脱险后将男婴系在了前胸,骑着一匹快马,在一条己经荒废了的旧道上怆惶而去,为了逃避官兵的追杀,他挥着鞭子,马不停蹄地赶路。

忽然,远处传来了骏马的嘶吼之声,完颜部的吴乞买、完颜宗翰、完颜希尹三人从大树上跃了下来,拦截邝文雄的去向。

邝文雄脸色微变,敏锐的目光,直向三人看去,见背后并无官兵,才长长地吁了一气,翻身跃下了马。

吴乞买渫渫冷笑道:“邝庄主,被人追杀的滋味如何?”

邝文雄镇定地道:“你们意欲何为?”

吴乞买道:“只要留下婴儿,我等绝不为难邝庄主。”

邝文雄道:“好大的口气。”

吴乞买道:“中原之事,本与完颜部无关,但梅岭救走了耶律延祥,己经与我们结仇,何况现在有人出重金要这婴儿,只好得罪了。”

邝文雄冷笑道:“完颜部何时变成了大宋的杀手了。”

吴乞买道:“雇主出手豪绰,完颜部缺衣少粮,难以抵抗‘银牌天使’的兵马,万两白银,足够完颜部对抗大辽。”

邝文雄道:“竟然有人出万两白银来换这个婴儿?他究竟是谁?”

吴乞买道:“告诉你也无妨,婴儿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皇后悬赏重金要活捉他。”

邝文雄道:“刘清菁?真是个丧心病狂的毒妇,刚刚入主中宫,不但不去积阴德,反而痛下杀手,连个初生的婴儿都不放过。”

吴乞买拨出了腰间的金错刀,向邝文雄劈去,他好快的身手,金错刀闪电般挥去,转眼间已经出了七招,招式怪异,凌厉夺命,向邝文雄的要害斩去。邝文雄平地跃起,凌空一个翻身,连连避开了这七招。

完颜宗翰与完颜希尹不待邝文雄有喘气的机会,也拨出了金刀助阵。两人刀光闪闪,首尾相连,出手之狠,更在吴乞买之上。邝文雄绝非等闲之辈,但以一敌三应付朔外奇诡的招式,未免有些吃力。

正在此事,忽然凌空降下了一条纤瘦的倩影,穿着一件鲜红的上衣,翠绿的裙子,婢女般打扮,长得眉清目秀,正值豆蒄年华,正是耶律莹的婢女邝鸾。

邝鸾身手不弱,掠入了阵中,与邝文雄并肩作战。有了邝鸾助阵,邝文雄如虎添翼,与她合力将吴乞买打退了几步。

邝鸾道:“小姐怎么不与你在一起?”

邝文雄道:“我们在翠竹岗遭禁军追杀,表妹失足跌下了山崖,生死未卜。”

邝鸾大惊道:“你可去崖底找过?”

邝文雄道:“本座受盖兄所托,一定要保护这婴儿,故未曾寻找,但愿表妹吉人天相,能平安回到梅岭。”

完颜宗翰冷笑道:“死到临头,还唠唠叨叨。”

邝鸾见刀锋迫人而来,连忙一招“云燕三现”避开了完颜宗翰的金刀。完颜宗翰的武功,不容小觑,邝鸾并不是他的对手。只见他身子突然箭一般地窜了出去,刀芒直劈向邝鸾,这几招使得又狠又准,又快又险,邝鸾躲闪不及,长剑落地,左臂被金刀擦过,划出了一道刀口。

邝文雄大惊,架开了完颜宗翰的金刀,完颜宗翰连连冷笑,欺他怀中驮有婴儿,处处受制,身手不够敏捷。只见完颜宗翰左劈一刀,右又劈一刀,邝文雄不敢硬接,只能游斗耗损他的内力。

完颜希尹见他虽刀刀狠辣,刀刀拼命,却刀刀落空,跃了上前与他双双攻击邝文雄。完颜希尹的招式更加怪异,刀走偏锋,看似十分杂乱,实是娴熟有序,令人难以躲避,防不胜防。他与完颜宗翰配合无间,攻击时锐不可挡,防卫时密如蛛网,寒芒慑人,忽来忽去,所取之处无一不是邝文雄的要害。

邝鸾见险象环生,拾回了长剑,却被吴乞买缠斗,无法抽身,邝文雄为了保护婴儿,被完颜宗翰划伤了后肩,泊泊鲜血流了出来,她心中大急,欲冲上前去,却被吴乞买挡了回来。

吴乞买狞笑道:“想不到耶律莹的婢女,也秀色可餐。”

邝鸾难以抵抗,怒骂道:“嘴巴放干净些。”

吴乞买道:“小美人,这儿非常偏僻,就是与你相好,也不会有人路过的。”道完,他伸出左手,向她的粉脸摸去。

邝鸾将头一低,避开了他的魔爪,怒道:“你敢?”

邝文雄道:“吴乞买,你若敢动她,本座要你死无全尸。”

吴乞买冷笑道:“我就动他,你又能怎么样?区区一名婢女,也值得你如此维护?”

邝文雄狂吼了一声,剑法一变,招招索命,两人没料到他狂怒之下竟然如此拼命,被迫倒退了几步。

邝鸾绝非吴乞买的对手,她惨叫了一声,被吴乞买打倒在地,他双指一拼,点住了她的“肩井穴”。吴乞买满脸淫笑,将邝鸾拖到了长草丛中,向她的束腰蝴蝶结扯了下去。

邝鸾惨叫道:“你……敢……?”

邝文雄大吼了一声道:“不许碰她。”

邝鸾即将受辱,但邝文雄却受制于完颜宗翰和完颜希尹,无法抽身前往,不由非常着急,愤怒若狂。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人影闪了过来,兔起鹘落,出手如电,他狠狠地煽了吴乞买一个耳光,将他打落入二丈开外的环乡河中。来者是一位青衣道人,正是盖鸣渊的师父冷月道人。

完颜希尹道:“不好,叔父他不善水性,粘罕,赶紧下河救人。”

完颜宗翰只得还刀入鞘,“扑通”一声跳入了环乡河,却找不到吴乞买,满脸惊惶,不知所措。

完颜希尹也无心恋战,随即也跳下了河中,河水虽然不深,却十分冰冷,一时片刻,他们也找不到人,只得顺着下游游了下去,沿途寻找。

冷月道人用拂尘解开了邝鸾的穴道,她云鬓篷乱,狠狈不堪,连忙整衣站起,叩谢了他救命之恩。

邝文雄试去了额角上的汗珠,抱拳道:“见过真人。”

冷月道人道:“不必多礼,鸣渊何在?”

邝文雄道:“晚辈探知他身中剧毒后坠入了大运河,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冷月道人道:“门户有变,就此告辞!”

邝文雄道:“多谢道长出手相救,咱们青山绿水,后会有期。”

送走了冷月道人后,邝文雄为护婴儿周全,片刻也不敢逗留,与邝鸾跨上了骏马,向杭州方向而去。

一路之上,幸而有邝鸾照料婴儿,才会有惊无险。一个尚未出嫁的大姑娘,间接成为了这个婴儿的奶娘,照顾他的起居饮食,晚上与他同床而眠。

完颜宗翰与完颜希尹顺水而下,终于在下游的浅滩中找到了吴乞买。吴乞买虽然被河水冲走,却只是昏迷不醒,身子尚有余温。两人大喜,连忙将他救醒了过来。

吴乞买虽然己经清醒了过来,却非常失望,说道:“抢不到婴儿,我们如何取得万两白银?”

完颜宗翰眼珠一转道:“不如移花接木?”

吴乞买大笑道:“好计,好计。”

三人为了换取银票,在附近的一间民宅里偷出了一个刚刚满月不久的男婴,穿上了华丽的衣服,送到了林临的手中。

林临仔细一看,见这婴儿皮肤干橾,脸色蜡黄,与粉雕玉琢的云王桦截然不同,当下变了脸色,拒绝交银票。

吴乞买道:“邝文雄武功高强,不易对付,出生婴儿难以辩认,容易欺上瞒下,倘若成功,你得高官厚禄,我们得万两白银,何乐而不为?”

林临见他言词有理,说道:“童贯、张迪何等精明?此计可行吗?”

吴乞买道:“那宫女为了保护她带出来的婴儿,一定会认下这个孩子,童贯、张迪为了邀功,也会与你同谋。”

林临也知此计可行,何必再枉费心机去寻找那个婴儿呢?只要能令刘清菁相信,别的什么都不再重要。他接过了婴儿,将银票交到了吴乞买的手中,往洛阳方向赶了上去。

童贯接过了婴儿,满怀狐疑地道:“这婴儿是云王桦吗?”

林临道:“应该是。”

童贯道:“大胆!竟敢鱼目混珠?”

林临道:“是否云王桦,一问那宫女便知。”

童贯又岂不知他的心意?当下抱着婴儿来到了乐萍的面前,要她确认真假。

乐萍连曰担忧小云王的安危,得知婴儿被捕,又惊又疑,连忙将他抱在了怀中。仔细一看,并非小云王,才安下了心来。

童贯见她神色有异,追问道:“这可是你带出来的婴儿?”

乐萍不想伤及无辜,闭目不语。

张迪道:“既非云王桦,宰了便是。”道完,他将婴儿一把夺了过来。

乐萍花容失色道:“休得伤害这婴儿,他……他可是端王的亲骨肉。”

张迪冷笑道:“是谁的骨肉,要由皇后来定夺。”

乐萍在情急之下,只得认下了这个婴儿,却连累他无辜受罪,被刘清菁下旨杀死。

书本点评
很多人说这本书《北行见杏花》是架空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架空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琉璃珍珠)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作者相关

琉璃珍珠

作者:

琉璃珍珠

VIP精品试读

  • 《重生甜妻请签收》重生甜妻请签收下载 娘受 重生甜妻请签收YAOI

    重生甜妻请签收

    这次给书迷们讲解若兔兔墨下的现代言情网络故事《重生甜妻请签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顾莫谦,安全带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酥酥麻麻的,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暧昧的气氛在狭窄的车厢内蔓延,季薇的心跳骤然加快,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讪笑着回答:“不……不用了。”他定定瞧她,唇边的弧度更深了。“那好,先把安全带

  • 《魔君的医女冥妃》医妃权倾天下魔君是谁 完整版免费阅读 魔君的医女冥妃BI

    魔君的医女冥妃

    《魔君的医女冥妃》是茶叶儿是我笔下的一本玄幻言情作品,内容百看不厌,文笔横扫千军,比较不错。《魔君的医女冥妃》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洛自从醒来就急匆匆地跑回王府,不敢有一刻的停歇,可是王爷压根就不在府中,她只好去找岦恕。“岦恕,岦恕!”岦恕带着王府的暗卫正要赶往皇宫,今晚的皇宫不会安宁的。看着小洛一脸急切的样子,岦恕问道:“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