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来1988》重来1988小说 娘受 重来1988完整免费阅读

重来1988

都市|陈凡,童筝|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2 人赞过 赞一下
北冥虾米火爆热文《重来1988》由北冥虾米原创的都市风格的网络创作,光环人物陈凡,童筝,设定芬芳复杂,非常值得追。书中主线围绕:质检科的夜班其实很舒服的,大多数时候都可以睡上一整宿。质检科下面还有化验科。那些化验员们每隔两小时抽验一下车间的产品。如果没什么大问题,她们自己就解决了。根本不需要质检科的人出面。白班和晚班之间可以休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来1988》为作者北冥虾米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质检科的夜班其实很舒服的,大多数时候都可以睡上一整宿。

质检科下面还有化验科。那些化验员们每隔两小时抽验一下车间的产品。如果没什么大问题,她们自己就解决了。根本不需要质检科的人出面。

白班和晚班之间可以休息两个小时。

陈凡就直接来到火车站买好明天早上去往旅大的火车票。

回单位后在来食堂吃晚饭。

结果又看到李青了。

“你怎么回事?怎么也干24休48了?”

“哈哈,没有,我帮科室的人打个替班儿。”

干24休48,车间工人肯定受不了,太疲劳了,容易出事故。李青她们化验科也不容易支撑。

而且李青的工种是他们科室里最辛苦的,车间和化验室来回跑。取样送样,上报质检科。

“唉,那你可够辛苦的。”

“还行,我已经上了三个老白班儿了。”

“好吧,你工作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啊。”

“嗯,知道了,今天有我在,你就安心睡觉吧。”

“别啊,真有事你一定要叫我。”

“嘻嘻,有事我扯你耳朵把你叫起来。”

这一晚,陈凡睡得还真挺踏实。

第二天早上,就在单位吃了早饭,家都没回就直接奔火车站来了。

到了青泥洼广场还没到中午。

旅大这边没有专门的国库券交易中心,就在银行大厅里辟出一角来。比盛京小多了,人却不少。要么抻着脑袋看大屏幕,要么在柜台窗口前排队。

陈凡抻着脑袋看了会儿,跟盛京那边的牌面也差不多,看来最近也没多大波动。

正困惑间,突然就看到人群里有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在盛京一再见到的那个大鬓角。

“大哥!”陈凡忍不住过去打招呼。

大鬓角看见陈凡也挺高兴,拍着陈凡肩膀:“哎呀!老弟,幸会!幸会!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我听说旅大也开始试点了,就跑过来看看。”

“哈哈,消息还挺灵通的,走!我们找地方坐一坐。”

“可这……”陈凡指一指电子屏幕。

“没什么太大变动,走吧。”

两人一起向外走去了,一边走着,大鬓角一边伸出手:“童筝!”

“陈凡!”

从交易大厅出来没多久就到中山广场附近了。

旅大虽然比蓝城时尚繁华多了,但这会儿也一样没有咖啡厅,或者茶楼之类的服务设施。

陈凡正合计林大哥会带他到哪里坐。

童筝朝胡同指了指:“那边。”

两人一起朝胡同走去了。

刚到胡同口,就看到胡同里面迎风飘扬着很多幡儿,就仿佛到了异国他乡。

童筝拉着陈凡走进一间居酒屋。

眼下也就这种日式居酒屋还挺适合谈事儿。

进来后,陈凡四下打量打量,果不其然,各个小隔断里,很多西服笔挺的人都在小声说话,有时还能听到一两句日语。

隔断里都是榻榻米。不过入乡随俗,这里的榻榻米也有所改进,桌子下都有一个大坑,可以直接把腿放进去,就跟坐在椅子上一样。

两人刚一坐下,脸上像刮了大白一样的女招待就跪在榻榻米上,双手把菜单递过来。

“反正已经快到饭口了,来!吃点什么吧。”

童筝说着把菜单递到陈凡面前。

鬼子的东西抠抠嗖嗖的,陈凡吃不来,也就鳗鱼饭以前吃过,感觉还不错,就指了指。

“不吃别的了?”

“不用了。”

“喝点什么?”

“喝点茶吧。”

“到这里来不喝点清酒啊?度数比啤酒还低,喝不醉的。”

“不要了。”

“好吧,就喝茶。”

女招待下去了。

童筝喝口茶,看一看陈凡的头顶想起什么。

“上个月有一次我怎么看你头上裹着纱布?不会是让人那个啥了吧?”

“哈哈,天黑不小心碰的,现在基本好了。”

陈凡那一次受伤的伤口不大,一个星期就拆线儿了。

只不过头发还没长起来,就一直留着圆寸。

“上一次你怎么样啊?”

陈凡知道童筝说得是在盛京交易中心最后碰到的那一次。

“多亏您提示啊,我正想谢谢您呢。”

陈凡说着举起茶杯。

“别客气!我感觉你资金量不大,经不起大折腾,所以就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嗯,得亏你提醒啊,不然亏大了。”

“亏大了?怎么会亏呢?”

“我出货的时候已经跌到101了……”

“那也不至于亏啊,你多少钱拿的?”

“102……”

“啊?”童筝吃了一惊。

陈凡比他更吃惊,因为陈凡一直以为他们也差不多是这个价位拿的。

“那你们是,多少拿的?”

“八五折或者九折,最低是八折。”

“可,可我看金融时报上说,国库券不允许以低于票面的价格进行交易。”

“老弟你太天真了。这种政策只在盛京和旅大这样的大城市管用,其他县乡镇小地方,哪有遵照执行的。”

陈凡一时无语了。

真惭愧啊,重生之人还不如现世之人知道的多,简直在拖重生的后退。

“可八折九折的话,他们不赔死了吗?”

“也不会赔太多啊。老弟你不会不知道吧,国库券是以贴现的方式摊派到各个单位的。”

“也就等于说,他们也是以八折九折拿到的?”

“没错,不缺钱的就等着到期兑换。缺钱的就卖掉了。”

陈凡苦笑:“我说单位那帮人都把我当活菩萨一样。”

“哈哈!单位拿的可以理解。一来你们单位应该比较富裕,八折九折不可能卖给你。二来,就算一时手头紧张,卖给你了,事后肯定会狠你。除非你不想在单位混了。”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听童筝这么一说,陈凡心情舒畅多了。“我不仅要在单位混,将来还要对2000多号兄弟姐妹们负责!”

“好家伙,有志气!”

“要不那个,我也来点……”

陈凡指一指童筝手里的酒壶。

“这就对了嘛,白开水而已。”

童筝说着给陈凡斟了一小盅。

“说起来你也是有福之人啊,正好上个月波动比较大。”

“眼下才是正常情况?”

“对啊,上个月有大庄家知道这个月要调息了,所以就兴风作浪,你们这些小散户就跟着捡便宜了。”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以后我也得到县乡镇去收国库券了,就是有点费事啊。”

“费啥事儿啊?”

“挨门挨户去问多麻烦,人家也不信任你。”

“干嘛要挨门挨户啊,你直接到储蓄所、信用社去收。”

“从他们手里收能赚到钱吗?”

“当然能了,他们从老百姓手里收上来基本是八折、八五折,卖给咱们也就九折。”

“可他们为什么要让咱们中间倒手,比如他们可以自己拿到大城市去交易啊。”

“是啊,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葩,因为上面有规定,不允许各个地方的金融机构之间交易国库券。”

“哈哈,不奇葩咱们哪来机会,等回去我就四下跑跑。”

“最近半年挤兑严重,各个县乡镇的银行都严重缺少资金,他们应该很欢迎咱们这种人。不过,资金量太小了,他们恐怕不会搭理。”

这么一说,陈凡有些沮丧了:再小的储蓄所也是金融机构,他们哪看得上小散户。

“你大概有多少资金?”

“那个,一,一万差不多。”陈凡红着脸说。

“是有点少啊。不过别着急,你看我,三个月前我也就10万的资金,现在已经有100万了。”

陈凡更加惭愧了。

赶上了好时候,自己一个月连一倍都没赚到。人家三个月就赚了10倍。

“要不咱俩合作合作?”童筝说。

“我这点资金怎么跟您合作?”

“我们旅大这边老百姓比较富裕,我这三个月基本也跑得差不多了。每天就在交易大厅打一打短平快,没啥搞头。你们那一片应该还有很大潜力。”

“嗯,应该是。”

“这样吧,你帮我跑一跑,利润我分给你百分之二十。”

“这个……”

童筝资金雄厚,即便给他跑腿儿,也比陈凡自己用自己那8000块钱来回倒腾赚的多多了。

可陈凡实在不甘心给人打工,即便眼下是个令他敬重的人。

童筝似乎看出了陈凡的心思:“放心吧老弟,咱们是合作的关系。你手里的钱可以跟着我加磅,你赚你的,提成我照给。”

“那,那不占您的便宜吗?”

“占啥便宜,您是劳动所得,我还指望你帮我开拓市场呢。”

“那好吧。”

从居酒屋出来,童筝打量陈凡几眼笑了:“你这个小老弟,酒量还真不行啊,喝点白开水就脸红脖子粗的。”

“那个,遗传,呵呵。”

书本点评
这本《重来1988》,是我最喜欢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北冥虾米)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北冥虾米)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目录

作者相关

北冥虾米

作者:

北冥虾米

VIP精品试读

  • 《我的丹田是地府》我的丹田是地府免费阅读 kuso 我的丹田是地府忠犬攻

    我的丹田是地府

    火爆创作《我的丹田是地府》是李司运新出的一本仙侠类故事,设定中的主线人物是邱一山,叶小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嗷!一只受伤了的妖兽,在妖兽森林之中狂奔。只见它一边狂奔,一边不断的喷着鲜血。就这样它继续奔跑了十几米之后,忽然一道利箭急射而来,当场将这只狂奔的妖兽射杀在原地。“哈哈,今天运气真是不错,不仅采摘了一

  • 《超神学院之战刃》超神学院之战刃下载 T吧 超神学院之战刃妖孽受

    超神学院之战刃

    此次本人展示给各位书友们万世凡人原创网络故事《超神学院之战刃》,主线人物是张为,葛小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蕾娜,你在哪?”没有回应,此刻蕾娜还处于懵圈状态,根本没有听到张为的声音。张为立刻向一号机爆炸的位置飞去。“蕾娜,收到请回答!”张为还在拼命的呼叫着。“该死,平时那么多话,怎么关键时候没声了!”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