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免费 GC 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傲娇受

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

古代言情|沈瑶,滑雪板|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4 人赞过 赞一下
主线角色叫沈瑶,滑雪板的网络创作是《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它是作者陆凉之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主要章节节选:两个人大概玩了半个时辰后,轩辕煜又带着沈瑶去了山庄后面。沈瑶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走路都轻快了起来,“花哥,还有什么玩的?”轩辕煜笑了笑,“哟,开心了啊!”过了桥,轩辕煜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雪坡,“诺,看到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为作者陆凉之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人大概玩了半个时辰后,轩辕煜又带着沈瑶去了山庄后面。

沈瑶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走路都轻快了起来,“花哥,还有什么玩的?”

轩辕煜笑了笑,“哟,开心了啊!”

过了桥,轩辕煜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雪坡,“诺,看到没,就是那个了。”

“滑雪啊!”

沈瑶的眼睛都亮了亮,拉着轩辕煜的胳膊,“快点,拿出雪橇来,我们去滑雪。”

“额,雪橇暂时没有做出来。”

“啊?那怎么玩啊!”

轩辕煜故作沉思的样子,“雪橇是没有了,不过我让人做了一个滑雪板,可以坐在上面的。”

沈瑶简直迫不及待了,自从来到这里后,自己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了,最近都逼迫自己学绣花了。

“那走啊!等什么。”

“走着。”

轩辕煜命人把滑雪板抬到山坡上之后,便让下人都出去了。

轩辕煜坐在滑雪板的前端,双手抵着前面的挡板,沈瑶坐在后面,抱着轩辕煜的腰身。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出发!”

轩辕煜重心往前一移,滑雪板便向下滑去。

“喔喔喔喔喔!”

“吼吼吼吼吼!”

沈瑶坐在后面大喊着,“花哥,你能听见吗?好开心啊!”

轩辕煜刚想说话,一张嘴,呸,吃了满嘴的雪。

不过就算吃一嘴泥也抵挡不了心中的喜悦。

“开心呐!非常开心!”

滑雪板飞驰着,雪花打在两个人的头上衣服上,欢乐的笑声回响在整个山坡上。

滑雪板到了平处后速度慢慢降了下来,轩辕煜伸出双脚踩在地上,稳住滑雪板。

“好了,下去吧!”

沈瑶先站起来,冲着轩辕煜伸出一只手,“呐,我拉你起来。”

轩辕煜握着沈瑶的手,一手撑地,刚刚起身,却不想沈瑶的手一松,瞬间轩辕煜便跌坐在了雪地上。

“好啊!丫头竟然也敢骗哥哥我了。”

“看我怎么收拾你。”

轩辕煜一手抓起一把雪,朝着沈瑶扔去。

沈瑶后退几步,弯下腰捧起一把雪,捏成雪球,扔向了轩辕煜,“看我的小雪炮。”

轩辕煜也不甘示弱,团起了一个更大的雪球,“看我的大雪弹。”

两个人像孩童般玩的不亦乐乎,身上都被砸到了不少雪,轩辕煜两个衣袖都快湿透了。

沈瑶半跪在雪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好了,好了,不玩了。”

“我都快累死了。”

轩辕煜走过来,双手叉着腰,“这就不玩了?”

“不玩了,不玩了。”

轩辕煜点点头,“那好吧!”

说完,轩辕煜眼神突然飘向了眼前的一棵松树,上面有很多的积雪,而树的下方……

嘿嘿嘿,正好是沈瑶。

轩辕煜绷住脸,装模作样的说道,“那行吧!那我们就走吧!”

说着就走到沈瑶身边,好似是想把她拉起来。

趁着沈瑶不注意,伸出腿,用力的蹬了一下松树的树干。

拔腿就往外跑。

松树上的雪哗哗啦啦的掉下来,基本把沈瑶堆成了一个雪人儿。

“啊哈哈哈哈哈!”

沈瑶伸出手扒了扒脸上的雪。

……,是不是傻?

书本点评
七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嫁贼难防,王妃别逃跑》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陆凉之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目录

作者相关

陆凉之

作者:

陆凉之

VIP精品试读

  • 《盛世倾宠:绝品女帝太嚣张》盛世倾宠 绝品女帝太嚣张免费 GV 盛世倾宠:绝品女帝太嚣张by梁妃儿

    盛世倾宠:绝品女帝太嚣张

    《盛世倾宠:绝品女帝太嚣张》为梁妃儿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叫司空陌瑾。小名司空陌陌。”孩子的思想毕竟是单纯的,司空寒御从凤天歌的身上感到了亲近的感觉,所以也放下了初开始的警惕和警惕。那张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捏捏的可爱小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好似拥有可

  • 《无泪孤城》不孤城 小顶 无泪孤城章节列表

    无泪孤城

    《无泪孤城》是广通河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创作,情节百看不厌,文笔无与伦比,可以一阅。《无泪孤城》精彩片段预览 到了皇后直奔依鸾殿而去。王皇后见王尚书到来,急忙说道:“哥哥,出事了!”王尚书听言问道:“我听小张子公公大概说了一下,这太子殿下怎么做事会如此毛躁?”王皇后听言急忙回道:“都怪本宫平日里将他纵容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