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傲娇沈少靠边站》傲娇爹地靠边站 强受 傲娇沈少靠边站SM

傲娇沈少靠边站

现代言情|沈亦,宁总|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67 人赞过 赞一下
此回小编推送给各位小说迷们懒狸子原创小说《傲娇沈少靠边站》,主要人物是沈亦,宁总,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这宁彬到是打了一手的好算计,想着用这件事情,逼得沈亦乖乖就范。但是沈亦也不是那软柿子,任由他们父女捏在手里。目光从宁彬的脸上转到宁雨静的脸上,他唇角扯起的一笑,宁静:“既然我的提议宁总不满意,那么宁总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傲娇沈少靠边站》为作者懒狸子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宁彬到是打了一手的好算计,想着用这件事情,逼得沈亦乖乖就范。

但是沈亦也不是那软柿子,任由他们父女捏在手里。

目光从宁彬的脸上转到宁雨静的脸上,他唇角扯起的一笑,宁静:“既然我的提议宁总不满意,那么宁总你说吧!要怎么办?”

他说着,慵懒的转着手上戒子。

宁彬似乎就是等着他这句话了,忽视了宁雨静投去的目光,他得意开口:“我们也没想要怎么办,但是我家雨静变成这样那都是败那个小员工所赐,既然是沈总开口了,那我也不为难那个小员工了,我只要她来跟我家雨静赔礼道歉,然后沈总在把她开了,这事就算完了,若不然……”

“若不然怎样?宁总还想在我公司里动我的人吗?”

打断他的话,沈亦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明明是在笑,可是那双眼睛透出的光,却让人不寒而栗。

冰冷的眸子里带着一种威胁,冻结的整个病房,发不出一丝声音。

而他慵懒的转动手中戒子,一双修长的腿更是随意的搭在桌上,明明是一股慵懒,却给人一种不可挑衅的王者威严。

那种一个眼神就能捏死你的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他轻笑,轻笑中带着一丝讽刺,在扫了一眼宁家父女后,不屑开口:“昨天A市莫名其妙的就是一通订婚消息,我自认这个不是我让人发布出去的,而既然不是我,那么有人却造谣我跟宁家小姐订婚,不知那人又是为了什么。

虽然我们YZ不才,但怎么说在A市也是有着一席之地,忽然之间我就被订婚了,而且我这个当事人还是最后一个知道,不知道这事要是报道出去,这中间的影响力又有多少,不过我想作为当事人受害者的我,应该不会损失只会有意外收获,宁总你觉得呢!”

他说完,依旧在笑。

只是那笑就像是一把利刃,正在对着宁彬,一刀一刀的凌迟。

他这话很明显的就是在警告宁彬,他想动他的人,他也不会让他好过。

这件事情抖了出来,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他们YZ确实是需要宁氏财政没错,但是他沈亦也没想过需要出卖自己的色相。

如果需要他靠色相换的最近市场资金,那他会选择更有利的人,而不是眼前只会装白莲花的女人。

所以宁彬想在他身上打主意,也不怕把自己撑死。

放下的一双.腿,他起身,随手整理一下衣服,视线投到病床上,投到宁雨静的身上,邪魅一笑:“宁小姐既然受伤了,那就好好的养着,水果是送给宁小姐的不用客气,医院方面我也会打招呼,让他们用最好的药,保证不会在宁小姐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说完,他脸上的笑也跟着收起,大步的走了出去,青叶在他身后跟上。

为他们关上的病房门,那一扇门关上,宁彬一脚踹在桌上。

彭的一声巨响,泄愤着他刚才没发出的怒气。

书本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八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四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傲娇沈少靠边站》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沈亦,宁总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懒狸子)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
目录

作者相关

懒狸子

作者:

懒狸子

VIP精品试读

  • 《我的丹田是地府》我的丹田是地府免费阅读 kuso 我的丹田是地府忠犬攻

    我的丹田是地府

    火爆创作《我的丹田是地府》是李司运新出的一本仙侠类故事,设定中的主线人物是邱一山,叶小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拍案叫绝,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嗷!一只受伤了的妖兽,在妖兽森林之中狂奔。只见它一边狂奔,一边不断的喷着鲜血。就这样它继续奔跑了十几米之后,忽然一道利箭急射而来,当场将这只狂奔的妖兽射杀在原地。“哈哈,今天运气真是不错,不仅采摘了一

  • 《超神学院之战刃》超神学院之战刃下载 T吧 超神学院之战刃妖孽受

    超神学院之战刃

    此次本人展示给各位书友们万世凡人原创网络故事《超神学院之战刃》,主线人物是张为,葛小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蕾娜,你在哪?”没有回应,此刻蕾娜还处于懵圈状态,根本没有听到张为的声音。张为立刻向一号机爆炸的位置飞去。“蕾娜,收到请回答!”张为还在拼命的呼叫着。“该死,平时那么多话,怎么关键时候没声了!”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