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免费阅读 妖孽受 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立场倒换

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

浪漫青春|叶菲菲,齐琪|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93 人赞过 赞一下
辣文《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是江宁歌创作的一本浪漫青春风格的故事,主人公叶菲菲,齐琪,小说剧情回顾:苏小野不情不愿的去了更衣室里换衣服,陆司辰就随意的靠在墙边等着。叶菲菲依然半坐在地上,无比的尴尬,脸上还有一抹惊慌失措。“陆少……”话还没说话,刚刚出现的老鼠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直接爬上了她白皙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为作者江宁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苏小野不情不愿的去了更衣室里换衣服,陆司辰就随意的靠在墙边等着。

叶菲菲依然半坐在地上,无比的尴尬,脸上还有一抹惊慌失措。

“陆少……”

话还没说话,刚刚出现的老鼠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直接爬上了她白皙的腿部。

“啊……”

尖叫声再次响起……

陆司辰不耐烦的蹙眉,瞥了一眼地上的女生,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苏小野听见声音,以为是陆司辰欺负了叶菲菲,可自己衣服换了一半,也不能出去,本来是想叫陆司辰一声的,可想到叶菲菲那个娇弱的样子,还有刚刚练习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屑和高傲,莫名的,苏小野就是没有开口。

……

苏小野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出了更衣室,就看见叶菲菲狼狈的爬了起来,长发凌乱的披散。

“那个,叶菲菲,你……”

“没事儿吧?”

其实一看就是有事儿,可,苏小野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走了,废话那么多。”

陆司辰一把拉过苏小野,十分不耐烦的把野丫头给拖走了。

……

苏小野,我跟你没完!!

叶菲菲咬牙切齿,刚刚的老鼠,实在是把她吓得不轻。

“菲菲姐,你怎么了?”

“有没有教训到那个苏小野,我让人放的老鼠……”

叶菲菲的小跟班齐琪跑了进来。

她是看着苏小野跟着陆司辰离开之后,才进来的,满心欢喜的询问,在接触到叶菲菲那怨恨的目光时,心一下子沉到了最底下。

完蛋了,菲菲姐怎么这种表情,难道事情败露了?

“所以,你所谓的办法,就是用老鼠吓苏小野?”

叶菲菲半眯着眸子,扶着墙角站了起来。

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诡异!

“是,是啊,怎么了?”齐琪结巴道。

“啪……”一巴掌甩过去,齐琪整个人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好几步,脸蛋瞬间变得通红了,指印格外的明显。

“废物,让你做个事情,怎么这么不靠谱?”

叶菲菲气的不行,脚腕现在格外的疼,如果恢复的不好,她的节目就要取消。

叶菲菲是个骄傲的女孩子,只要能出风头,必定少不了她,像迎新晚会这种在全校人面前露面的事情,怎么能够没有她?

齐琪委屈的不行,她只是想着帮叶菲菲教训一下苏小野,让叶菲菲高兴了,对她也会多点照顾。

可谁能想到,竟然没有吓到苏小野,反倒是让叶菲菲受伤了。

齐琪蹙眉,有些不屑,还以为叶菲菲那种大小姐,不会那么弱小呢,没想到,还会怕老鼠。

叶菲菲一瘸一拐的在教学楼里走着,等电梯的时候,齐琪跟了上去,“菲菲姐,我扶着你吧。”

“都是我不好,办事不利,你放心,我一定会给苏小野一个教训的,不会在犯第二次错误。”

齐琪一边承诺,一边就要扶着叶菲菲进电梯……

书本点评
江宁歌算是浪漫青春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甜心撩人:恶魔校草,温柔点》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叶菲菲,齐琪)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浪漫青春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目录

作者相关

江宁歌

作者:

江宁歌

VIP精品试读

  •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世界全是我的历史的小说 by烽火成林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虐文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

    火爆热文《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是烽火成林所编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网文,本新篇的主人翁吴子,赵萌萌,书中主线围绕:“这几条狗不错,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吴子良的作为旁边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他们一边评价舞台上女孩们的表演,一边攀谈,声音不断传入到吴子良的耳朵中。“那下个月的演出,还请不请赵萌萌他们家的舞团了?”另一个人

  • 《铁腕总裁猎冷妻》偷心小女人:铁腕总裁猎冷妻 豪门类型小说 铁腕总裁猎冷妻精彩阅读

    铁腕总裁猎冷妻

    《铁腕总裁猎冷妻》由网络作家懒懒所著,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大结局,小花招,光赤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呃……是的。”临时会议在公司并非没有发生过,前台秘书有些意外简总经理为什么这么惊讶。“知道了。”简言蹙眉挂下电话。下一秒,她犹犹豫豫地抽出手机拨向新登基的‘皇帝’,不一会儿,‘皇帝’令她厌恶的醇厚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