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厉少他配不上我》厉少他配不上我安槿榕 kuso 厉少他配不上我BG

厉少他配不上我

现代言情|厉北衔,厉家|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97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作品《厉少他配不上我》由安槿柠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故事,主线中的天选人物是厉北衔,厉家,内容流光溢彩,值得加入书单。主要讲的是:“妈妈,你都不知道这几天陆微白是怎么对我的。她仗着自己现在是厉家人,就连爸爸都不放在眼里……这样下去,我们家迟早要完蛋的。”“那又怎么样?陆微白不过是个花瓶!我既然能让她嫁进厉家,也就能让她被逐出厉家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厉少他配不上我》为作者安槿柠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妈妈,你都不知道这几天陆微白是怎么对我的。她仗着自己现在是厉家人,就连爸爸都不放在眼里……这样下去,我们家迟早要完蛋的。”

“那又怎么样?陆微白不过是个花瓶!我既然能让她嫁进厉家,也就能让她被逐出厉家!”

她韩晴美就不信了,自己还斗不过一个十九岁的小丫头!

“嗯嗯,妈妈,我相信你。”陆芊芊现在就指望着韩晴美帮她报仇了。

……

新婚第一天,陆微白就被婆婆叫过去谈心。

“微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孟阑珊靠在轮椅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直截了当地问道。

蓦地,她又换了种语气,“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正常人了,余生不应该继续荒废下去。你才十九岁,以后的路还很长。”

陆微白点点头,“我不会让我的人生继续这样碌碌无为,所以我想返校去上课。”

她重活一世的意义,远不止是替自己报仇雪恨。

她还要好好地替原主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弥补前世的遗憾。

孟阑珊听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

比起要孙子,她更希望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儿媳妇。

陆微白模样是她满意的,但是这学识才干,就不是她所期望的了。

“那我替你安排……你是高二的时候退学的吗?这个时候回去跟着高二行不行?”孟阑珊有些担忧地问道。

陆微白爽快地摇摇头,“不用了,我直接跟着高三高考。”

从高二上起也太浪费时间了,她要尽快去上大学,上了大学才有机会去虐苏忆雪。

“这怎么行?”孟阑珊很惊讶,“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

“妈妈,其实我这几年在家里一直在学习,所以我有信心参加高考。”陆微白不走心地编了句谎话。

“……”

孟阑珊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别逗我了,你都抑郁到自杀了,怎么可能在家学习?”

“我抑郁和学习没关系的。这样吧,妈妈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拿些题目来考考我。”

“不需要。”

陆微白话音刚落,就听见厉北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她回头,仰望身后的男人。

“嗯?阿北,你怎么回来了?”

“回家吃午饭。”厉北衔看着母亲答道。

闻言,孟阑珊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厉北衔自回国以来,就一直没日没夜地忙着事业,现在结了婚,倒是开始顾家起来了。

“让微微回校参加高考,妈妈,这件事情我来安排。”厉北衔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怎么也这么说?微微多久没去上学了?就算是考那也是白考吧?”孟阑珊不明白为何自家儿子对老婆有那么大的信心。

“微微可以的。”厉北衔笃定地道。

以前,她是个学霸……现在,她也是。

“这……”孟阑珊有些懵懵的。

厉北衔一向是一个做事谨慎的人,怎么今天说出这种没把握的话来?

“没事的,我可以教微微。”

“那就先试试吧。”孟阑珊点点头。

书本点评
说实话,安槿柠这本带点现代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厉北衔,厉家)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安槿柠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安槿柠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目录

作者相关

安槿柠

作者:

安槿柠

VIP精品试读

  •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世界全是我的历史的小说 by烽火成林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虐文

    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

    火爆热文《非正常生物家教中心》是烽火成林所编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网文,本新篇的主人翁吴子,赵萌萌,书中主线围绕:“这几条狗不错,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吴子良的作为旁边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他们一边评价舞台上女孩们的表演,一边攀谈,声音不断传入到吴子良的耳朵中。“那下个月的演出,还请不请赵萌萌他们家的舞团了?”另一个人

  • 《铁腕总裁猎冷妻》偷心小女人:铁腕总裁猎冷妻 豪门类型小说 铁腕总裁猎冷妻精彩阅读

    铁腕总裁猎冷妻

    《铁腕总裁猎冷妻》由网络作家懒懒所著,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大结局,小花招,光赤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呃……是的。”临时会议在公司并非没有发生过,前台秘书有些意外简总经理为什么这么惊讶。“知道了。”简言蹙眉挂下电话。下一秒,她犹犹豫豫地抽出手机拨向新登基的‘皇帝’,不一会儿,‘皇帝’令她厌恶的醇厚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