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乡村大队长》乡村队长的工作总结 君臣文 乡村大队长娘受

乡村大队长

婚恋|林达,刘海|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97 人赞过 赞一下
主线人物叫林达,刘海的佳作是《乡村大队长》,它是作者有一个江湖新出的一本婚恋作品,主要讲的是:一个以黑色格调的穿着的女子携带着满脸青春痘的江玉玲步入会场。两人的出现,吸引了全场所有的目光。包括在角落上的刘海生。刘海生突然问道,“你可知道那黑色衣服的女子是谁?”“没见过!”长毛摇头答道。能走在江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乡村大队长》为作者有一个江湖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以黑色格调的穿着的女子携带着满脸青春痘的江玉玲步入会场。

两人的出现,吸引了全场所有的目光。

包括在角落上的刘海生。

刘海生突然问道,“你可知道那黑色衣服的女子是谁?”

“没见过!”长毛摇头答道。

能走在江玉玲身前,起码在身份地位上比江玉玲高一个阶位。

这个神秘财团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次出现在会场又有什么目的?

黑衣妙龄女子信步走到大厅的中央,反应过来的众人都相当疑惑,绝大多数甚至不明白眼前的人是谁?

她有什么资格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央?

甚至还要发言。

只见黑衣妙龄女子扫射了一眼场下议论的人们,江玉玲轻轻走到黑衣妙龄女子旁边,目光深有意味的看向刘海生!

刘海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哪怕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依然得到最想要的关注。

与黑衣妙龄女子四目对视的时候,只见那黑衣妙龄女子嘴角泛起一丝不为人知的邪笑。

在拿起话筒的刹那才把目光转移的黑衣妙龄女子终于发言。

“想必今天大家都非常好奇我怎么会站在这里,我又是谁?没关系,你们只要知道我现在暂时顶替前任庄主周永辉先生就行了。”

虽然她说的轻巧,但是台下有人不干了。

“话说以往文化山庄的庄主都是对平安镇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是我们不相信以你二十几岁的年纪,代替一个德高望重的周老前辈,大家都表示费解!”

黑衣妙龄女子放眼望去,只见一四五十男子饶有兴致盯着她看。

尽管如此,黑衣妙龄女子仍然没有畏惧的神色。当她想进行反驳的时候,此时角落处的一声音忽然响起!

“此言差矣,平安镇经历数十年改革跌宕风云,新的市场机遇不断改变着人的生活,改变这种市场规则的都是新一代的年轻人,实体行业过渡为实体互联网+的经济模式,可以说给平安镇造就了无数的发展机会,这些都是年轻一代人左右的一种趋势,我认为我们平安镇要发展,年轻的力量是未来传承的不可忽视的力量!”

“眼前的她性感妩媚,每一个眼眸流转无不是青春飞扬的神采。平安镇的发展需要这样充满朝气的年轻势力,我赞同她顶替周老的庄主位置!”刘海生一鼓作气起来说得振振有词。

不过当他坐下的时候,却不小心摔倒了,引来无数笑声!

刘海生说的固然有道理,但是不等同于每个人都赞成这种说法。

那黑衣妙龄女子倒是愣住了数分钟,看向刘海生入了神。

她感觉此时的风头都被这人模狗样的刘海生抢走了!本来心存好感,但是偏偏令刘海生说得一番解围的话在黑衣妙龄女子眼中成了抢风头的言论。

此时黑衣妙龄女子也没有做多解释,从江玉玲手中拿出一份信封,撕开的刹那,冷笑道:“多说无益,不管你们怎么看待我今天的这个行为!但是,我想我手上的这个签约合同,是在座每一位都感兴趣的!”

黑衣妙龄女子说完话的同时,林达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顺势找了个前面的座位坐下来。

“林助理,你怎么来那么晚?”

隔坐的宁海涛对林达比较熟悉,所以靠近问道。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林达擦了擦额头的汗,心想这二世主昨晚可能在温柔乡醉生梦死,今天这个如此重要的募捐仪式都不放在眼里,真是没得救了。

看着黑衣妙龄女子的时候,眼神有些发愣。于是问道:“这人是谁?”

宁海涛摇摇头,“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孩,还说什么签约?”

“签约?”

林达双眼放光得看着台上的黑衣妙龄女子。连宁海涛都不知的人物估计平安镇没几个人认识了。

“不过,在打开签约合同之前,先举行平安镇购买农业机械的募捐仪式!”黑衣妙龄女子卖起了关子,令众人纷纷疑惑不解。

“需要什么条件拿到那份签约合同?”林达大气没喘息,就发起提问。

林达一提问,众人纷纷陷入议论。

要知道能让曹氏家族上心的签约合同必然不简单。

此时的刘海生远处观望,心里嘀咕纳闷,这黑衣妙龄女子竟然没有被自己帮她解围而表示一丝感谢,如此看来,这黑衣妙龄女子没有把他放眼里。

但是,刘海生听到林达如此好奇的提问,刘海生明白拿下这份签约合同的重要性。

对于一个刚刚创业的人来说,眼前任何的有可能帮助公司发展的机会都不可放过。

虽然刘海生并不知道信封里面的签约合同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合同。

然而,神秘财团财大气粗,泛南方经济圈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地位!

此次能派人回故里,想必也是一桩大手笔。

那黑衣妙龄女子没有回应,只是浅浅微笑。

“最近绕着平安镇转了几圈,发现这里改变很多,我感到很欣慰!然而没有想到,今日到场参加募捐仪式的人会寥寥无几,听说上次文化山庄五十周年庆典人山人海……”

“这种惠民的好事,多年来都没有人愿意牵头,我代表我们曹氏集团的着急,为了平安镇的农业发展,我代表曹氏集团募捐五万块钱。”林达站起来笑着说道,并向台下等人致意!

“等等,请问你是?”黑衣妙龄女子看着林达问道。

“我是曹氏休闲娱乐总经理助理,林达!冒昧……”

“虽然听说近些年来曹氏集团经济不景气,但是听闻上次曹少爷一口气说募捐二十万,可有这回事?”

顿时台下,一群人开始议论纷纷!

被眼前的黑衣妙龄女子说出来,才想到似乎真有那么一回事。

林达此刻脸上红了一片,被当众拆穿郁闷之极。

但是曹家只给了他五万的捐款额度,现在总不能自己掏十五万吧?

自己一年都赚不到十万,拿着杯水车薪做着老板一样的工作,这生活滋味不是一般苦!

“怎么样?林达先生。你这五万块钱要是代表你们整个曹氏集团的募捐,可能以后信誉二字不复存在了!”

林达被黑衣妙龄女子步步紧逼,此刻的林达心急如焚。“我请示一下!”

“哈哈……”

顿时不知道谁的笑声响起,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外人看来文化山庄百年来难得的一次有齐声欢笑的场面。

哪怕是一个笑话。

“如果曹氏家族企业捐款五万,那么我代表云海农产品加工有限公司捐款十万!”

此时在刘海生的授意下,长毛站了起来发言!

一时之间,会场之内陷入了空前绝后的议论!

这十万块钱羞煞了多少大大小小的老板级人物!

此时江玉玲微微一笑,在黑衣妙龄女子耳边轻声道:“这是一家刚刚贷款百万成立的新公司,估计还没有实现盈利!”

黑衣妙龄女子倒是来了兴趣,“他就是在五十周年庆典上一口募捐十万的那个人?”

“是的,据了解,此人之前应该是一万块钱都拿不起的小小村民!一口气说募捐十万,其实明白人都知道不过是讨好周永辉的计谋!”

“阴险!……不过,我突然对他感兴趣!”眼前这黑衣妙龄女子目光重新落在刘海生身上!

“十万!好,今天也算见识了平安镇人民对农业发展的重视!我深感荣幸!我倒想知道,还有没有更高的?”

顿时场下鸦雀无声!

百人中没有一个人吭声,整个大厅安静的针头掉地上都听得见。

十万块钱?在平安镇很多小商贩的老板一年的收入可能还达不到这个数字。

“没关系,既然是做善事,多少都是心意!”黑衣妙龄女子忽然话锋一转,令现场缓和许多。

“既然是心意,那么就要心诚!”此时一个男子从文化山庄外走了进来,一副道岸贸然的君子风范,来的恰是时候!

“各位好久不见,见到你们很开心,曹某近来繁忙,但是此次的募捐仪式如此重要,我不能不来代表曹氏募捐啊!”

曹负易,先任曹氏集团的总经理。

他一出场,一翻话引来无数掌声!可见,这位在平安镇举手投足都有着极其重要影响力的人物是何等气派!

宁海涛看见曹负易到来,也挥手向他打了声招呼。

“今天好热闹,很久没有在这么热闹的场合出现了,今天曹某非常感动!刚才门外听说有人一口气募捐十万?此人是何许人也?”

黑衣妙龄女子也被眼前的曹负易的气势怔住,伸手指了指刘海生的方向,“那边!”

曹负易走到林达身边坐了下来,稍微看了一眼刘海生,低声对林达说着什么!

突然林达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刘海生。

此时场内一片安静,刘海生感觉到面带凶煞的林达有备而来,但是此刻长毛楞是挡住了林达。

“要想从我面前过,先从我头上踩过去!”

“你什么东西?让开。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老板谈。”

“无妨,无妨,长毛,你让开!”

书本点评
有一个江湖算是婚恋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乡村大队长》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林达,刘海)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婚恋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作者相关

有一个江湖

作者:

有一个江湖

VIP精品试读

  • 《莫负寒夏遇骄阳》莫负寒夏遇骄阳免费阅读 女王 莫负寒夏遇骄阳立场倒换

    莫负寒夏遇骄阳

    光环人物是乔瑾,寒木的网络创作《莫负寒夏遇骄阳》此文是拂君子最新写的婚恋文,文笔文从字顺内容空前绝后,绝对是实力推荐的辣文,精彩内容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什么?是我偷偷暗恋你,你却不知道。是你眼中有万千风景,而我眼中只有你。纵容相思入骨,我也深情不负。——题记“想要我投资嘉盛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在寒木发呆的时候,听到他这么说,寒木思

  • 《娇娇西楼》娇娇西楼全文免费阅读 by初七墨垚 娇娇西楼章节目录

    娇娇西楼

    《娇娇西楼》作者:初七墨垚,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线角色:雪碧,小姐,本新书精彩内容:“嫣儿,你今天真漂亮,我都快看呆了。”立于对面的男子长衣翩翩,天人之姿,神色看起来十分欣喜,我定睛一看,正是迟夜麒。他正要伸手来抱住我,而我正不知该作何回应之际,突然感觉到自己像是一股轻飘飘的烟雾,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