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血征九州》血旗震九州小说 第七十二章 韩冬的信件 血征九州作者是锅底大虾的小说

军事 | 郭钊,齐修竹 | 阅文集团 | 2020-03-23 19:32:05

《血征九州》血旗震九州小说 第七十二章 韩冬的信件 血征九州作者是锅底大虾的小说 导读
经典作品《血征九州》是锅底大虾墨下的一本军事类创作,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郭钊,福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不容错过。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黄鹤楼的首日开业无疑是成功的,福禄一边按照郭钊教给他的方法记着账,一边盘算着自己的人才储备情况。两名女性暗卫被安排到了服务员里,当然,这两个人里不包括红玉,毕竟她的相貌过于出众而且认识的人不少。大部分
《血征九州》血旗震九州小说 第七十二章 韩冬的信件 血征九州作者是锅底大虾的小说 免费试读

黄鹤楼的首日开业无疑是成功的,福禄一边按照郭钊教给他的方法记着账,一边盘算着自己的人才储备情况。

两名女性暗卫被安排到了服务员里,当然,这两个人里不包括红玉,毕竟她的相貌过于出众而且认识的人不少。大部分男性暗卫都安排在了护卫里,其中有一人因为其兴趣以及烹饪天赋被安排在了厨子里头,可以说整个黄鹤楼已经是郭钊暗卫的天下了。

当然,这些数量还远远不够。毕竟要撑起一个偌大的地下组织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的,黄鹤楼的建立只是初步解决了暗卫的财务危机,剩下的还要福禄他们继续努力。不过这个财务收入……可真够可观的!

不过暗卫的人也并非扩展地如此艰难,就比如说现在的黄鹤楼,实际上这帮护卫基本上都担任着情报收集、打探以及武力支持的作用。他们并不知道暗卫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工作内容中有跟暗卫的工作相互交叉的地方。实际上按照郭钊的说法,这些护卫,尤其是江湖草莽出身的护卫,他们的身份大都比较容易调查。经过考察、探索、观察、培养等步骤之后,可以适度地向其透露组织的消息,慢慢地将其纳入组织正式人员。

而且,任何一个黄鹤楼的员工,只要有足够的天赋,都是将来的培养对象。因为酒楼的开张,现在找了很多鱼龙混杂的服务人员。等将来酒楼稳定了,成分有问题的慢慢剔除,发现的新苗子再补充进来,能力成熟的分配出去,慢慢地,黄鹤楼将成为一个培训中心或者大本营之类的存在,这里将慢慢成为这个世界所没有的情报机构以及特务机构!

福禄内心十分的激动,他知道自己这是在改变历史,而他福禄将来也势必会有一天成为史书上富有神秘色彩的一笔!究竟是善名还是骂名,自有那后人评说,但是能够有这等机会,又有哪个男人不动心?

“不能名垂青史,那就遗臭万年!”福禄永远忘不了郭钊当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而他也势必践行!

已至深夜,月色被一片乌云遮住了光亮。福禄身穿黑衣,站在城外的一处荒凉土坡上,望着面前的那抷土,眼角有些酸涩。

许是风沙眯了眼睛,这个郭钊的暗卫头子,这个手段越来越阴狠的胖子眼中有股热流在打转。他今晚没有回自己的住所陪红玉缠绵,而是来到了这个据传言经常闹鬼的乱葬岗,祭拜这个连墓碑都没敢立的孤坟。

“爹哎,俺来看你了。”黑暗中坟头的呜咽如同鬼哭,伴随着猎猎风声,若有人打此经过,定会吓个半死!

“如今儿子的身份特殊,不能时常过来,爹您见谅。”福禄将千贯一壶的“琼浆”斟满一杯,缓缓地洒在了老爷子的坟头,“前些年儿子不懂事,让爹操太多的心,现如今儿子终于知道好歹了,爹您却走了。”

“爹您尝尝,这酒滋味咋样?”福禄脸上挂着泪,嘴角却扯出一抹笑容,“爹呀,你们这些文人,年纪越大越酸腐!明明喜欢吃酒,还故意装清高!您以为儿不知道您那书柜底下离不了好酒?嘿,爹,这就是当今世上一等一的好酒,皇帝都没喝过的好酒!咋样?喝了它,就知道以前喝的东西全是马尿了吧?”

往坟头倒一杯,福禄便自己饮一杯。一共只带了一个杯子,爷俩阴阳相隔,这酒杯都只用一个。

“爹,您慢点喝,这酒烈,就您那文弱骨头若是喝高了闹事,可打不过地府那些鬼将!您啊,这些年就在地府窝着,等哪天您儿子我下去看您,保证让那些小鬼吃不了兜着走!您瞧好了吧,过几年,儿在阳间就能做那阎王的位置!谁要是提起儿子来,第一反应都是那活阎王!”

“爹呀,儿出息啦,这酒就是儿店里产的!想喝,以后儿常给你送来!”福禄缓缓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儿事务繁忙,待不了多久。您在底下喝着小酒多等一会,儿挖出姜乾的心来给您陪葬!对了,还有那女人……儿送她下去给您赔罪!”

一身酒气的福禄并没有影响其矫健的身姿,几个挪腾之间,福禄便已然到了城墙边上。这京城的城墙确实高,但即便如此,福禄用力地纵身一跃,中间脚在墙上借了两次力,便稳稳当当地站在了城头光线的一处死角处!所谓飞檐走壁,不过尔尔。似乎是联想到了

……

郭钊缓缓地疏松着肩膀,刚刚护卫们练的是劈砍,正巧自己练习兵刃是刀,也借此良机跟随护卫训练了一阵。

似乎今天的郭钊注定不能闲着,刚刚放下手头的兵刃,便立即见到了齐冰瑶走了进来。郭钊嘱咐过,除非大事,否则齐冰瑶不能私下来见他。看她这幅慌乱的样子,必定来得很是匆忙,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郭钊眼神中闪过一丝明悟,他知道齐冰瑶此次来见自己的原因,不过他还是微微低头,故意做出一副满脸疑惑的表情:“有什么急事吗?”

“两件事。”齐冰瑶尽管很急,但是她的说话条理还是非常清晰的,相比起一般的人,齐冰瑶在经历这种事之后的的反应显得要冷静可怕地多。

“两件?”郭钊一愣,他不知道还有件什么事情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第一件事……我父母家人十几口全死了!”齐冰瑶的眼神充满了悲凄,她并没有怀疑过郭钊,毕竟郭钊若是想杀她家人早就已经杀了,机会多的是,何必等到押解回京的时候再动手,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对他没好处。

“死了?来京城的路上死的?!”郭钊眉毛一皱,眼神中刻意带上一丝惊讶,“怎么会……他并没有招惹什么人,作为家族外围,也并不知道更多的机密,谁会杀他?”

“我也不知道,我希望您能帮我分析一下。”齐冰瑶咬了咬牙,接着说道:“第二件事便是这封信件了,韩冬将军发来给您的。”

郭钊内心狂震,尽管他的脸上仍旧不动声色,但是他内心却已经喜不自胜了!

韩冬的信件上并没有太多的内容,那上面只写了一个简单的地址,仅此而已。

郭钊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激动之情了,韩冬知道他想要什么,而他自己所期盼的也正是这个地址——韩冬的师傅,那个前朝将神,无敌左屠的住址!

尽管他师傅是不是左屠还犹未可知,但是能够教出韩冬这种顶级武将来,想必他的师傅一定不是凡人!郭钊现在需要一个良师来帮他提升武艺,他现在本就在年龄上落后郭虞太多,若是习武上差距继续扩大,对于尚武的北州人来说,便天生丧失了很多的威信。

郭钊已经不能等了,当然,这个地址距离京城竟然如此之近,他需要尽快动身,强烈的危机意识告诉他,他必须要抓紧每分每秒!

“走,今日我们回府。”郭钊不动声色地对齐冰瑶吩咐了一声,然后便率先走了出去,路过齐冰瑶一侧,更是小声地再次叮嘱了一句:“去吩咐福禄来见我!”

福禄的行动倒是迅速,事实上因为郭钊命令的缘故,福禄从来不敢耽搁。郭钊刚回到府上,福禄便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齐冰瑶父母的事情,开始查了吗?”郭钊率先将信件的事情放到一边,直接发问关于齐冰瑶的问题,而这做法也令他身后匆匆跑来的齐冰瑶心中一暖。

“对方的来路……恕属下无能,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来自任何势力!”福禄额头游些冒汗,似乎是生怕主公责罚,他再次补充道,“现场已派人去勘察了,不过属下并不看好这件事。”

“你不看好?为何?”郭钊反问道。

“对方很显然是顶级人手,而且目的性极强,一旦得手立即远遁,事实上以他们的身手,属下估计即便是杀了那几个贼曹都是绰绰有余的,这应该是没有时间了或者他们完全不屑!”福禄的话有些贬低贼曹们的意思了,不过他并未因此而骄傲,“属下会继续调查下去的,毕竟齐冰瑶是我的部下,也因此无论是出于还是道义,我都应该尽快帮她找到元凶!”

“好,此事就全权交给你了。”郭钊点了点头,看到一旁站着的女孩,拍了拍她的后背,“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节哀顺变吧。他们的骨灰我们找个好地方安葬!”

齐冰瑶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自己的情绪,索性趴在郭钊的肩头痛哭了起来!

郭钊抚摸着齐冰瑶的后背,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恰好与正抬起头的福禄撞在了一起。这哪里是人,这分明就是一大一小两头恶狼!

《血征九州》血旗震九州小说 第七十二章 韩冬的信件 血征九州作者是锅底大虾的小说 精彩点评
作为一名在军事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血征九州》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郭钊,福禄)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锅底大虾)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锅底大虾

作者:

锅底大虾

VIP精品试读

  • 《如果爱能重来过》如果爱能够重来,再给给我一次机会 cp 如果爱能重来过㚻

    如果爱能重来过

    传奇人物叫李盛然,陈晓琳的创作是《如果爱能重来过》,它是作者骑鲸于棠最新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精彩片段预览:丁芸芸强忍着不再哭,用手擦干了脸上的泪痕。这天以后,李盛然日日早出晚归,有时甚至不归,而他给出的理由都是加班。起初丁芸芸还有些郁闷,时间一长,她倒有些习惯了。随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越发盼着孩子能早点

  • 《我的毕加索先生》我不是毕加索 LOLI 我的毕加索先生801

    我的毕加索先生

    《我的毕加索先生》由网络作家糖醋卤豆干所著,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孟昀,孟瑶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况且男孩子嘛,和女孩子不一样,不能娇养,总要吃点苦,才能长大。孟昀跟着孟老爷子,她也很放心。孟老爷子总不会亏待自己的亲孙子。她想着,等他稍微长大一点,她就把他接回来,他们一家四口好好的过。她现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