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浮萍剑》浮萍怎么画? 第二十八章:离乱(中) 浮萍剑平胸小受文

武侠 | 周守冲,老夫 | 阅文集团 | 2020-08-01 16:03:26

《浮萍剑》浮萍怎么画? 第二十八章:离乱(中) 浮萍剑平胸小受文 导读
《浮萍剑》为吃香椿的虫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月光如火,不动声色地烧灼着周守冲。周守冲惊叫一声醒转,浑身已被汗水浸透,他茫然看了眼天色,竟然已是黎明。不远处是一夜打坐的三元宗和尚,周守冲不愿意吵醒他们,缓缓伸手想要扶着树干站起来。哪知他手一伸出竟
《浮萍剑》浮萍怎么画? 第二十八章:离乱(中) 浮萍剑平胸小受文 免费试读

月光如火,不动声色地烧灼着周守冲。

周守冲惊叫一声醒转,浑身已被汗水浸透,他茫然看了眼天色,竟然已是黎明。不远处是一夜打坐的三元宗和尚,周守冲不愿意吵醒他们,缓缓伸手想要扶着树干站起来。

哪知他手一伸出竟然碰到了一个人的胳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便把那人朝一边推倒了。周守冲连忙转头查看,那人竟然是慧安。

慧安身子一歪便已醒转,睡眼迷蒙地瞧了他,低声道:“醒了啊?”周守冲低低嗯了声,慧安昨夜睡的极晚,挪了挪身子闭上眼睛又要睡觉,临睡前随意问道:“昨晚不是说在原地等我?怎么自己走啦!”

这句话已近似慧安的喃喃自语,他只是小小的发了下抱怨,实际上并未怎么责怪周守冲。只是周守冲听到这话不啻于忽闻晴天霹雳,顿时呆在了原地。

“昨晚......昨晚是这样吗?”周守冲低念了一声,他想唤醒慧安跟他好好探究一番昨晚的事,只是见慧安转眼又沉沉睡去,便不好意思再打扰了,只好一个人坐在原地苦着脸回想。

昨夜的一切记忆停在跟着慧安爬上那个小山坡,之后显然还有事情发生,周守冲无论如何回想,大脑中都是一片空白。周守冲想了片刻便痛苦地揪住了头发,以头碰地,脑海中记忆越来越混乱,时不时更是闪过昨夜梦境中的人脸、漆黑的长道。

不知不觉,他眼中闪过一道红芒,额头密布汗珠,心跳如鼓。

“喂!周守冲,给谁磕头呢?”耳边传来一人的调笑,是张星,泉林那两日他跟周守冲玩在一起,两人也算是朋友。

周守冲脖颈发硬,目冒金星,艰难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嘶声道:“我,我难受!”他的语气里压抑、痛苦更有一丝隐约的狂暴,一下把张星吓呆在了原地。

张星本是代关方来请三元宗大师去商议今天的计划,意料之外的在此地碰见了周守冲,这便来说几句话,哪知周守冲此时的情况如此诡异!他年龄比慧安还要稍小,遇到这事微微慌乱,竟然不第一时间去找大人们,反而蹲下来轻拍周守冲后背,急道:“你怎么回事?哪儿难受?”

他自恃学过几年内功,轻拍时实际也在用自身内力探查周守冲体内情况,哪知他内力刚入周守冲体内经脉,便如唤醒了一头沉睡的猛兽,浩瀚的内劲自周守冲体内而生,一下把他手掌震飞。

这内劲一生,周守冲本就艰难的呼吸一下紊乱,几乎要昏死过去,他痛苦地抱头,大声喊道:“我难受啊!”眼角更是淌出了泪来。

周守冲这声喊叫已把在场诸人惊醒,慧安离得最近,眨眼便跃了过来,瞪着张星道:“怎么回事!”张星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咚、咚......

周守冲眼中渐生疯狂之意,竟然握拳捶地,几拳下去手下便鲜血淋漓,可是他却像是没了痛觉,兀自猛击地面。

“住手!”慧安一惊,连忙伸手要拦周守冲,他刚一探手,忽然想起一事,便撤了体内真气,纯以指法拦截周守冲双拳,他双手两指各撞周守冲双臂,一抬一引便把周守冲双臂交叉按在了胸前。一边张星见了目瞪口呆,暗道:“这和尚和我差不多大,怎么这么厉害?”

周守冲受此一拦,猛地抬头,眼中竟然血丝密布,状若疯狂,竟然似乎忘了眼前这小和尚是谁。慧安心底一寒,便觉指上猛地生出一股巨力,竟然被周守冲硬生生撞退了三步。

“怎么可能!”慧安骇然止步,正要继续制住发狂的周守冲,肩膀却被人轻轻一拍,正是悟灵大师到了。一旁王书生和刘铃亦在,刘铃当先上前封住周守冲周身大穴,让他定在了当地,只是后者眼前疯狂反而愈演愈烈。

刘铃转头刚要说话,忽然察觉周守冲竟然自行冲开了穴道,朝她猛地扑来。刘铃眉头微皱,一晃便转到周守冲身后,要击他颈后安眠穴,她这一掌周守冲如何避的?后者不过是莫名发疯后有了些蛮力罢了。

谁知刘铃掌力刚至,便被一道内劲弹开,她心下惊疑的同时也有了几分微怒,第二掌几乎转瞬即至,只是这回却用了三层功力。

周守冲踉跄前行了几步,眼中微微清明,终于昏了过去。

“小和尚,怎么回事?”刘铃皱眉问道,心中却止不住的骇异,暗道:“看冲儿刚才那样子,竟然是力竭而倒,我第二掌只怕还是没用,他小小年纪哪儿来的这古怪的内力?”

王书生走到近前扶起了周守冲,让他盘坐在地,一手搭在了他的腕脉,沉吟道:“他体内并无气感,刚才又是哪儿来的内力?”

悟灵大师也是疑惑地看着慧安,三人都是察觉了周守冲体内有股诡异的内力,慧安不敢隐瞒,微微想了想便把那日他俩去小竹村周守冲家,后来遇见徐云修炼魔功,又一路逃命至此的经过说了出来。

昨晚慧安回到树林之中,看不见周守冲便是心急如焚,他不知道周守冲离开的目的,便不敢沿着一个方向探查,只好全力施展轻功把方圆十里都转了一遍,只盼周守冲脚力不足,总算能让他及时追上。

好在四派扎营的地方距离那片树林其实很近,慧安不久后就察觉到了树林中四派弟子的足迹,然后便找到了三元宗聚集区,竟然在此看到了熟睡的周守冲。

当时慧安与悟灵大师相见,他自是又惊又喜,又兼之找到了周守冲,心中再无牵挂,连日来奔波的疲劳一股脑袭来,他来不及跟悟灵大师细说此前的经历,便也沉沉睡去了。

如此,直到这天早晨,众人才知道两人这几日来的经历。

“......黑衣人出现后,徐施主便给我们指了一个错的方向,我跟周守冲一路往南走了近两天才发觉,最后又原路返回,到了峡谷外那片树林,后来我去探查环境回来,周守冲便不见了,最后无意间找到大家,同时发现周守冲也在这里。”慧安顿了顿,说道:“昨晚中间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确实一点不知道,我以为周守冲是乱走过来的,现在看来中间应该发生了些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王书生摇头道:“徐女侠是当世十大豪侠之一,怎么......”刘铃说道:“江湖之事,哪有那么绝对。”悟灵大师显然跟王书生一样不信,沉声道:“慧安,你所言当真?”慧安连忙道:“师叔,弟子句句都是真的,弟子之前虽然从未见过徐女侠,但那人的武功确实是正宗的红霞派武学,而且她还会红霞宝典中的武功,当初周守冲就被她用封天锁地大法困住,后来还差点被她用摄心术控制。而且,而且那人是自己承认她就是徐云的。”

悟灵大师脸色沉重,只是仍不肯相信慧安所言,摇头道:“罢了,不谈徐女侠之事,体内凭空生出内力更是无稽之谈,此事还是等这孩子醒来再说吧。老衲观这孩子刚才神色疯狂,恐怕确实曾受魔功影响,我先以佛门功法帮他调理一番吧!”他说完对王书生一揖,又说道:“还要麻烦王居士二人替我前去商议联盟之事了。”王书生连忙还礼,说道:“大师客气了,这孩子跟我们有些缘分,你肯帮他,应该是我们谢你才对!”

当下两人携手与张星离开,悟灵大师说了一声让慧安在一旁守护,自己则盘膝坐在周守冲对面,双掌推至后者丹田、胸腹几处,缓缓平顺周守冲体内尚且混乱的气血、气息。

悟灵大师原想借此查明周守冲那古怪内力的还有他疯狂的原因,只是他雄浑的内力渐渐涌入周守冲体内,后者周身经脉之中却无半点异动,什么古怪内力、假想中的魔气,周守冲体内经脉连半点气感也没有!

悟灵大师暗道:“忽然发狂,除了魔功影响,或许还能归为疾病之类,只是那股内力又是怎么回事?”当时刘铃掌力被反震,几人看的一清二楚,这是绝对不会作假的。

悟灵大师继续查探周守冲浑身经脉,真气涌到几处心脉附近时却忽然难以前进,他正要加大力度,忽然想到:“是了!这孩子曾心脉俱断,虽然被悟圣师兄治好,只怕还是留下了暗伤。”他想到此处,便不去深究周守冲心脉的古怪了,只是不知为何脸色却突然变得阴郁,片刻后见周守冲体内一切正常,便闷闷地放了手,独个朝远处走去。

慧安不明白悟灵大师为何突然阴沉着脸,他也不敢追上去问,只好待在原地,等周守冲醒来。

悟灵大师步子似慢实快,不一会儿便到了龙洞派营地附近,抬眼正见前面关方、杨轻语、洞玄真人几人在聚头商议,一边还站着王书生夫妇,两人见了悟灵大师便迎了上来。

“大师,冲儿怎么样?”刘铃脱口问道,悟灵大师苦笑摇头:“老衲查不出他体内有何异常。”刘铃明显有些失望,王书生轻咳一声,说道:“大师,大伙还等着你来定主意呢。”悟灵大师点头,跟两人去了。

几人互相交换情报,手下弟子探查的大概都差不多,周围五十里并无北原人的踪迹,此时正是去往泉林的好时机。眼看主意正要定下,远处却遥遥传来一声高呼:“掌门!”

那人功力不高,声音传到时已小了许多,但他轻功很是惊人,声音刚停,人便如秋叶般飘落在几人面前,落地竟然没有一丝声响,好似整个人都没有重量。

王书生和刘铃对视一眼,神色有些古怪,此人正是周大有。周大有朝各派首领拱手一拜,随后对杨轻语道:“掌门,弟子昨夜连夜探查了方圆百里的情况,距此西南五十里红江渡口附近埋伏了一支两千人的北原军队,西北、东南各有一支千人军队,北原人似乎大概掌握了我们的位置,正在不断缩小包围。”

“红江渡口?”王书生低呼一声,急道:“你确定?”杨轻语神色间隐隐傲然,冷声道:“我这弟子轻功堪称当世一流,早年还学过侦查术,料想不会错的!”王书生倒没在意杨轻语的语气,叹道:“红江渡口是去泉林的必经之路,当初咱们渡江南下便是不想太靠近北原的地盘,没想到北原中人竟然这么熟悉中土地形,还是堵死了咱们的去路。”

杨轻语思索一瞬,说道:“红霞派距此不过一日的路程,目前看来北原还没防备这条后路,我们此时去应该来得及。”悟灵大师和王书生夫妇交流了下眼神,三人都是沉默不语,洞玄真人微微一叹,关方则是目露凶光,说道:“两千人而已,我们四派最精英的弟子难道还不能以一敌十?照我看直接杀过去就是了!”

洞玄真人叹道:“这次本来就是悟真教连累了各位,各位门下弟子要是再有损伤,老道这张脸就没地放了,咱们就去红霞派吧!”他说这话时心中暗道:“到时徐掌门拒绝接纳悟真教,我便带着弟子们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多少也能留下些香火!”

只是后面这话他不会说出来,要是说了出来,其余三派面子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去红霞派了,只是不去红霞派,照目前来看,四派只怕真的在劫难逃了!

王书生低头沉默了许久,似乎在思考什么,此时才抬起头来,朗声道:“各位手下弟子都不是弱者,在下粗通些阵道,咱们诛灭两千北原士兵应该不是难事,不如就照关兄所言,趁着此时北原军队的包围还没到位,直接冲杀过去!”

悟灵大师点头,道:“阿弥陀佛,北原擅起刀兵,荼毒中土百姓,已深入魔道,我辈该当操刀屠魔,做我中土表率!”悟灵大师说话时目光灼灼,毫不遮掩杀意。

三元宗起于微末,一切法门最终都是指向引渡世人,而宗门法脉又由道入佛,没有太严格的教义上的约束,宗内弟子若是见有人为祸世间,该杀时是绝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的!

杨轻语眉头微皱,倒不是反对众人决定,她凤鸣剑派隐隐居五派之首,若论强攻,有什么好怕的?只是前几天悟灵大师可不是这个态度,谈及去红霞派避难,他可是带头支持的。

杨轻语哪知,慧安说的哪些话悟灵大师虽不肯完全相信,但心底对红霞派多少还是有了些戒备。相比徐云,慧安毕竟是他师侄。

这一日,两百余人隐在山林之中迅速朝西出发,五十里外懒散地守在红江渡口的两千北原士兵尚不知死劫将至。

而周守冲则在半路悠悠醒转。

《浮萍剑》浮萍怎么画? 第二十八章:离乱(中) 浮萍剑平胸小受文 精彩点评
武侠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吃香椿的虫)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周守冲,慧安)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武侠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相关阅读
免费章节

作者相关

吃香椿的虫

作者:

吃香椿的虫

VIP精品试读

  • 《曾想与你共白头》曾想与你共白头夏云汐顾弘深 清水文 曾想与你共白头短篇小说

    曾想与你共白头

    《曾想与你共白头》为北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夏云汐一头雾水,但心里却涌上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没等她说完,夏云汐便厉声打断,“你胡说什么!自从你三年前离开,我根本没有再见过你,我也没有任何事瞒着弘深。”“闭嘴!”顾弘深脸色阴沉地睨她一眼,随即将目光

  • 《毒妃难谋》逆天嫡女是炮灰 MB 毒妃难谋小说在线试读

    毒妃难谋

    经典小说《毒妃难谋》是碧波泡泡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线角色天一阁,云深,精彩情节试读:“王爷,这回是准确消息,沐姑娘在忘忧谷的一个小山村。而且还有四方势力在找沐姑娘。”沐慕出去浪了两年,云深就跟后头查了她两年,他的侄子,云迟的儿子云朗都能跟着他屁股后头叫他皇叔了,整个人更加沉稳,也更加